泛华网滾动新闻

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胡平:谈谈对温家宝讲话的若干争议

胡平:谈谈对温家宝讲话的若干争议

——兼与余杰商榷


一、

温家宝 的讲话引起关注(说明:我这里说的温家宝讲话,不只是指8月21日在深圳的讲话,而是指他近些年来的一系列讲话)。这些讲话明显揭示出温家宝和他的同僚们 在政治理念上的不可忽视的差异。尽管说他表达出的理念和我们还不无距离,但是作为在位的(注意:是在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讲话(注意:是公开讲 话),温家宝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已经超越了他的所有前辈和同僚(胡耀邦、赵紫阳在不公开讲话和下台后的讲话中或有更清晰的表达,不在我们这里的比较之 列)。对此,我们没有理由不给予肯定。

温家宝讲政改,并不说明中共要政改。因为很明显,现在中共上层有两种不同的声音,而温家宝的声音在 上层是少数,是弱势。在以往,这种声音是不允许发出来的,发出来就会被扣上“分裂党”的罪名。如今,这种声音却居然发出来了。这一点意义非凡。不是一直有 人鼓吹党内民主吗?党内民主的第一条就是党内分歧公开化,就是党内派别公开化。我们不是一直反对宫廷政治主张政治开放吗?那就要求把上层分歧公诸于众。温 家宝的讲话就是把党内分歧公开化,就是把上层分歧公诸于众。这是我们肯定温家宝讲话的另一个理由。


二、

也有不少民间人士对温家宝讲话持批评态度。不过我发现,其中很有一些批评意见逻辑混乱,含义不清。我疑心批评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果我们把他们的批评意见加以逻辑地展开,得出的结论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会认账。

比 方说,很多批评者说温家宝的讲话是欺骗,叫我们别上当。余杰说:“看来,当年毛泽东‘反右’是白反了。老毛在‘反右’之前说过的话,比温影帝说的动听多 了。那时,知识份子们也激动万分,结果个个沦为牛鬼蛇神,死无葬身之地。”余杰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按照余杰,我们怎么做才叫不上当呢?

按 照余杰,所谓不上当,那意思大约就是:你温家宝说支持媒体刊登负面新闻,我们媒体人就是不刊登负面新闻,我们就是只刊登正面新闻;你温家宝呼吁民众监督政 府,我们民众就是不监督政府。57年毛泽东号召人民给共产党提意见,很多人信了,提了,结果死无葬身之地,换成我们,就不提,我们就说对共产党没意见,一 点意见都没有——我们才不上当呢。从余杰的话,我们只能引出这样的结论,但是我敢说,这样的结论余杰自己一定也不会认账。

也许有人会说, 余杰的意思是提醒人们保持警惕,谨防温家宝搞“阳谋”,搞“引蛇出洞”。且不说当年的整风反右是不是“引蛇出洞”的阳谋,此事大有争议。问题是,今夕何 夕?今天的中国和53年前的中国有很大的不同。今天的中共还会搞“引蛇出洞”吗?众所周知,六四之后这21年,当局的方针是“把动乱扼杀在萌芽状态”,也 就是说,尽量不要蛇们从洞里爬出来,只要看到有蛇想出洞,就赶快把它赶回去。而“引蛇出洞”的意思则是尽量让蛇们出洞来,不肯出来的都要千方百计地把它们 哄出来,最好全都引出来。这两者不是截然相反的么?今日中国,出洞的蛇已经不少了,共产党本来正发愁没法把它们全赶回洞里呢,它哪里还有闲情逸致把没出洞 的蛇都引出来?以今日中国之民情,中共要是再搞一次引蛇出洞,岂不是引火焚身吗?


三、

余杰说:“今天,很多人自 作多情地想利用温家宝一把,所谓‘假戏真做’、‘弄假成真’。殊不知,他们自己却被影帝玩弄于股掌之上。”这话也说得不明不白:被影帝玩弄,怎么玩弄法? 他能怎么玩弄?余杰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我估计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里,我不妨帮余杰展开说明一下。

所谓玩弄,无非两种方式。一是引蛇出 洞,欲擒故纵。前面我已经阐明,这种玩弄方式放到今天绝对行不通,适得其反。另一种玩弄方式就是,温家宝鼓吹政改,赢得体制内外自由派力量的大力支持,由 此击败了党内的对手,巩固和加强了自己一派的权力;等到自己一派的权力巩固和强化之后,温家宝却并不把他的政改主张付诸实践,而是束之高阁,把原先支持他 的自由派力量晾到一边,鸟尽弓藏,甚至兔死狗烹。据说当年的邓小平就玩过这一套,邓小平支持思想解放运动,支持实践标准大讨论,利用民主墙,利用体制内自 由派知识份子,打垮了华国锋为首的凡是派,夺得了最高权力,随后就祭出四项基本原则,封闭民主墙,把支持过他的自由派知识份子打入冷宫。按照这种说法,民 间异议人士和体制内自由派知识份子,不过是为邓小平夺权做了嫁衣裳。

但是,上面这种说法也同样是站不住脚的。就拿邓小平那段事为例,那何 尝不是体制内自由派知识份子和民间异议人士对邓小平一派的一次成功利用。毕竟,凡是派的垮台,民主理念的广泛传播,体制内外自由派力量的集结,都是了不起 的进步;虽然一些自由派人士随后又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制,但那也是进两步退一步,得大于失。更何况,在30年后的今天,如果发生类似的相互利用,有了丰富经 验的我们必定会做得更好。何乐而不为?

平心而论,以今日中国的情势,我以为我们一时间还很难取得重大突破。这不仅仅是因为温家宝在党内的 力量要比邓更弱小,也不仅仅是因为今日的特殊利益集团要比当年的凡是派更庞大更盘根错节,而且也因为我们这一次所要解决的问题要比当年更复杂,更伟大,因 而也更艰难。但无论如何,只要我们能向前有所推进,那就是好事,那就值得我们努力。


四、

有人说,温家宝是政府中 人,我们是民间力量。民间对政府的首要责任是批评。如果我们对温家宝的讲话给与肯定,那岂不是混淆了民间与政府的分野?我不赞成把政府和民间截然二分。 《零八宪章》早就讲了要“不分朝野”。我们只能以是否认同普世价值为标准。毫无疑问,我们民间人士应努力发展民间力量,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不关心党内的 分歧和斗争。在八九民运期间,其实大多数学生都能看出赵紫阳与李鹏不一样,但是不少学生认为我们不应该介入党内斗争,我们应该做好我们自己的事。言下之意 是,上层斗争和我们没什么关系,赵紫阳和李鹏谁胜谁负对我们没影响。这当然是错误的。上层斗争,谁占上风谁落下风,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怎么能不关心呢? 另外,对于上层斗争,我们不只是台下的看客。我们也是能对他们产生影响的。如果我们对赵紫阳给与积极的回应,我们就能加强赵紫阳一派在上层斗争中的力量, 而赵紫阳一派在上层斗争中越是有力量,也就越是有利于我们民间力量的生存与发展。

有人说,对于温家宝讲话会引出什么后果,我们的态度是等着看。我不赞成等着看。如果大家都等着看,那就不会有什么可看的。消极等待是等不出什么结果的。我们需要的是积极回应。


五、

说 到“假戏真做”,“弄假成真”,那实际上是我们的一贯策略乃至原则。维权人士,尤其是维权律师,哪一个不是拿法律说事?抛弃了法律,他们还怎么说事?你 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共产党的法律是假的,是骗人的吗?我要说的是,所谓假,所谓骗人,意思是共产党自己颁布的法律,共产党自己却不想真正遵守。我们把它当 成真的,不是说共产党颁布这些法律是出自真心,而是因为这些法律本身是对的。我们正是要用我们的力量迫使共产党遵守。在有些案例中,我们成功地做到了这一 点;在有些案例中,我们还没有做到,而我们没有做到的原因是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大。

我曾经指出:共产党的谎言有两种,有的谎言,共产党是希 望我们信以为真。譬如共产党关于抗日战争是共产党领导的这种谎言,共产党就希望我们信以为真。但共产党还有一种谎言,这种谎言共产党是唯恐我们把它当真。 譬如宪法中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条款,譬如禁止刑讯逼供一类的法律,共产党就唯恐我们把它当真。如果我们把它当真,共产党的日子就混不下去了。如果你根据共 产党颁布这些法律不是出自真心这一条,你就不把它当真,你还自以为你识破了共军的奸计,其实正相反,你那才叫中了共军奸计呢。共产党说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这当然是句谎言;然而我们知道,在89年东欧剧变中,那里的人民喊出的一个最有力的口号就是——“我们就是人民!”


六、

我 们说,有了温家宝讲政治改革讲普世价值,别的人跟着讲风险就小了,敢讲的人就多了。余杰对这种说法很不满意。余杰说:“为什么只有当温家宝先说了‘政治改 革好’之后,我们才敢跟着说‘政治改革好’呢?这种‘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做法,本质上仍然是恐惧之下的自保和怯懦的心态,以及不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就想推动 中国社会的进步的妄想。这个世界上有过免费的午餐吗?坐牢的刘晓波和说大话的温家宝,究竟谁在推动中国的进步呢?”

说明:余杰这段话里的 “我们”,并不包括余杰本人,也不包括像我一类的人;因为我和余杰都是早在温家宝讲政治改革讲普世价值之前就讲出这些话的人。余杰这段话里的“我们”,是 指别的人,是指那些虽然认同普世价值,但是出于恐惧而不敢公开讲出来的人。余杰这段反驳,语气上很有力,但内容上却很混乱,不知所云。是的,有些人出于恐 惧,只有当温家宝先说了“政治改革好”,才敢跟着说“政治改革好”。但那又有什么不好呢?那不是很正常的吗?在任何国家中,勇士总是极少数;很多人确实只 有等到风险较小时才敢发言。这是常人常情。我们怎么能去责备去讥讽呢?既然温家宝先说了“政治改革好”,就能促使一些原先不敢说“政治改革好”的人也跟着 说“政治改革好”,从而增加了“政治改革好”这种呼声的音量,那正说明温家宝的讲话有积极意义嘛,那正说明我们应该欢迎温家宝的讲话嘛。这有什么好批评的 呢?至于余杰问“坐牢的刘晓波和说大话的温家宝,究竟谁在推动中国的进步”,我以为这个问题提得不好,因为它把刘晓波和温家宝对立起来,似乎是肯定了这一 个就必须否定另一个。很可能,刘晓波和温家宝都在推动中国进步,只不过是从不同的切入点,具有不同的政治意义和道德意义。


七、

有人说:不错,和中共高层其他人相比,温家宝确实显得比较温和开明;但唯其如此,所以他更有欺骗性。温家宝的讲话看上去很好,但实际上是画饼充饥,是烟幕弹,其作用在于麻痹人民斗志,引诱人民沉溺于幻想,消极等待,放弃抗争。

没 有比这种批评更似是而非的了。按照这种批评,似乎是,很多正在抗争或准备抗争的人,一看到中共上层也有人在说政治改革了,于是就麻痹下来,放弃抗争,等着 坐享其成了。实际情况正好是相反的嘛。对于那些正在抗争或准备抗争的人来说,如果他们看到上层也有人站出来呼吁政治改革,他们只会更振奋,只会干得更起 劲。原先一些出于恐惧,出于沮丧而放弃抗争的人,此时也会投入抗争。毕竟,很多人在选择抗争或不抗争时,免不了要考虑成本与收益。如果投入抗争,风险很 大,成功的希望又很小,他们就会选择不抗争。反过来,如果他们看到统治集团上层都有人公开站出来呼吁改革,这就减少了参加抗争的风险,增加了成功的希望, 因此他们必然会更踊跃地参加抗争。回顾过去几次民运高潮,哪一次不是发生在上层比较温和开明的时候呢?

对于这一点,专制统治者自己最清 楚。1991年,江泽民在和台湾学者沈君山的谈话中引用了《左传》上的一段典故。大意是:为政宁猛勿宽。火猛,人人见了都害怕,不敢靠近,所以很少有人被 火烧死;水看来柔弱,许多人不在乎,“狎而玩之”,让水淹死的人反而更多。专制统治者何尝不想摆出温和开明的样子讨人喜欢,赢得国际社会好评呢?问题是他 们不敢。因为他们深知,他们的统治完全是建立在民众的恐惧与沮丧之上的,因此要维持自己的统治就必须维持民众的恐惧与沮丧,这就不能在民众面前做出温和与 开明的样子。民众越是以为当局温和开明,他们就越是不怕你,就越是顺杆爬,越是敢于说出自己原先不敢说出的话,越是敢于提出原先不敢提出的要求,其结果就 是对当局形成更大的压力和挑战。这时,当局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让步,接受民众的要求,放弃专制;要么露出狰狞面目,铁腕镇压。由于前阶段当局做温和开明 状,已经招来了更大的挑战和压力,如今要镇压下去,就不得不花更大的气力,用更残暴的手段去整更多的人,就算镇压成功了,到头来当局的形象势必会受到更大 的损害,要是镇压不下去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专制统治者宁可从一开始就摆出强硬立场,毫不松口,以便继续维持六四造成的恐惧效应,让人们继续生活在沮丧 之中。

在今日中国,并不是上层显得温和开明,致使民间沉溺于幻想,故而放弃抗争。实际情况是反过来的。在今日中国,上层只有温家宝比较温和开明,胡锦涛则一如既往的僵硬,其余人更不足论。多数民众因为不大看得到希望,依然陷于恐惧与沮丧,所以才无所作为的。


八、

有 些以激进派或革命派自居的人,对温家宝讲话很不以为然。他们担心,肯定了温家宝讲话,就等于肯定了党内改革派对政治改革的主导权,而使得民间力量沦为附 庸;他们担心,温家宝的改革路线如果成功,那就会延长了共产党的寿命;他们担心,改革(他们叫改良)这出戏一唱起来,革命就没戏了。这种种担心都是没有道 理的。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尽早地结束一党专制,实现民主转型,这是我们的共同目标,也是我们的共同利益。要完成这一伟大历史使命,有赖 于各种派别、各种力量齐心合力,包括体制内的力量,党内上层的力量。如果中共统治集团始终铁板一块,和平抗争或武装抗争都不可能成功。因此我们必须对体制 内、对党内上层的分化持欢迎态度,和他们携手共同推动民主转型。在转型过程中,谁占主导并不重要。只要我在其中也尽了力,就算我自己这一派没有扮演成显耀 角色也没关系。“成功不必在我,功成我在其中。”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胸怀。此其一。

第二,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我们这一派或我们所坚持的路线方 针,更符合中国的实际,更符合人民的愿望,也就是说,更具有潜在的巨大优势;我们就该相信,即便在转型启动之初,我们不占主导,那么,随着转型的深入发 展,主导权也必定会落在我们头上的。打到四人帮无疑是华国锋主导的,没邓小平什么事。可是随后不久,主导权不是就落在邓小平头上来了么?要是邓小平在当时 不去支持华国锋反而去反对华国锋,那才叫愚不可及呐。

至于说改革会延长共产党的寿命,说这种话的人应当明白,如果改革真的得以进行,那将是共产党的脱胎换骨,那意味着原先的共产党解体,新生的党不再是共产党而是一个正常的民主政党,就像俄国东欧等国的前共产党曾经经历的一样。这一点我们不应该有任何误会。

关 于革命,一般人只知道改革可以防止革命,他们不知道改革也常常引发革命。事实上,近代史上几次大革命,如法国大革命,俄国的十月革命,都是由改革引发的。 若是没有先头的改革,革命还发生不了呢。十月革命前几年,流亡瑞士的列宁很悲观。他说:可能我这辈子看不到俄国发生革命了(那时列宁才40来岁)。这说 明,列宁深知,凭他们布尔什维克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打开局面。像他自己,连这辈子能回国的希望都渺茫得很。俄国的沙皇统治首先是被体制内的立宪派打破的。 如果你认定中国的事情靠改革不可能解决问题,必须还要革命,那么你也没必要去反对改革,因为在这里,改革很可能正是革命所必须的前奏。

统而言之,以激进派或革命派自居的朋友们,只要你对自己的主张或路线真的有自信,而不是夸夸其谈,自欺欺人,你就大可不必有上面那些担心。


九、

最后,我更愿意提醒读者注意的是中国形势的严峻的一面,以及启动转型的艰难的一面。基于此,我们更应该对温家宝讲话持正面评价。我们应该借着对温家宝讲话的讨论,进一步阐扬普世价值,拓展公共空间。我们不奢望出现奇迹,但是我们确实可以有所进展。

薄熙來事件引發全球新聞戰

旺報 【楊兆中】
 
     近日備受中華圈談論的薄熙來落馬事件,罕見地成為了全球新聞界跟進的課題,基本上所有媒體對於薄氏族種種,都展露了無限的興趣。由於其中一名案件受害人為英國人,更令英美傳媒在處理這次涉及中國權鬥事件上,其大膽進取的程度令人咋舌。當中已報導的傳聞有少是真,有多少是假,根本無法印證,這些刊登在報章上的新聞,某程度已成為小說或某些人的發聲工具。

     筆者透過新聞檢索工具慧科系統,以「薄熙來」關鍵字搜了自2月初立軍休假以來至今的新聞。結果中國大陸的媒體中搜出了合共981條新聞,當中包括報章、雜誌及通訊社的消息。有趣的是,經筆者過濾後,這981條新聞中,超過90%的標題都是重覆的,即所有媒體對某日關於薄事件的報導都是一式化的,反映出中共嚴格的媒體控制之下,媒體只能聽命中央,沒有太多破格的評論。

     縱觀這981條新聞,具備評論性質的報導以《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為主,共刊登了共5則有關薄熙來事件的評論員文章。其中一篇署名單仁平的文章,以「對薄立案調查顯示中國的確定性」為題,指出北京對王立軍案的處理,表現了中國強大的確定性。它不是可以被一些偶然性和變數輕易擾亂的國家。

     單仁平的評論刊登在官媒上,當然緊隨中央立場。就如以下一段,就相信是為胡錦濤及溫家寶二人決定處理薄熙來合理化。「中央的權威是中國政通人和及出格案 件得到堅決查處的根本保障。王立軍案的查處過程表現的就是這種權威。這一段時間輿論對中央聲音高度期待,反映的也正是人們對中央權威的認同和支持。」但事 實是否如此呢?

     這次薄熙來事件中,只有少數大陸報章願意發表評論,其中一家就是《新京報》,在4月11日的社論指出,中國是一個把「建設法治國家」作為治國理念的國家,「法治」的意義,在於法律的尊嚴和權威不容踐踏,不論涉及到誰,職位多高,只要觸犯黨紀國法,都會受到嚴肅處理。這篇評論雖然離不開中央主調,但卻又點出了中國問題的所在,法律真的是人人平等的嗎,為何大陸這麼多貪官,卻獨獨找姓薄的呢?

     值得留意的是,海外媒體在這次薄案所扮演的角色。在薄被公布落馬後,由於薄妻涉及殺害英國人海伍德, 英美傳媒在後期也加入戰團,並多次揭發「猛料」,例如英國《每日郵報》便報導,薄熙來為了謀殺政敵,便在2002年透過中間人炸毀一架客機,釀成百多人遇 害。在原文看來並沒有向中國民航當局進行查證,文中如「時任大連市長薄熙來掩蓋空難真相,把責任推給乘客、曾任大連祕密警察的張丕林縱火詐取保險金,但其 實主謀是薄熙來下令策畫炸毀客機。」這樣的文字,從新聞專業角度的考慮,又是否查證不足呢?但由於這宗新聞的震撼性,之後轉載遍全球,但對文中所述是否事 實已沒人再去關注了。

     薄熙來事件的全球新聞戰,似乎在往後仍會繼續下去,但當中的真真假假,實在難以核實。但以中國對新聞的封鎖,似乎只要不觸及中共的底線,傳媒寫什麼都不會有問題。讀者在追看時,就要有清醒的頭腦,去判斷報導的真偽了。

     (作者為《旺報》特約記者)

王康爆薄案内幕 撰写长文被指是为自己遭不测留下伏笔

自薄熙来下台后,重庆王康成为内地罕见以真实姓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消息人士,向英美传媒爆出大量内幕。由于近日网上出现猜测他身分和动机的不利传言,王康23日撰写5500多字的「我为什么接受外媒采访?」长文,试图澄清外界传言,也为万一他发生不测预留伏笔。

  但王康的电子邮箱在前两天一度被关、行踪成谜,引起外界强烈关心,认为他可能「安全情况不妙」,外界数次以电邮联络他,都遭退件,但26日他终于以电邮回覆友人:「多谢关心!王康拱手」,电邮并註明他人在北京。

  对于外传他获得美国签证、将于近期访美的传闻,一位与他关系密切的华府好友表示,据她所知,王康目前没有计画访美。「他的邮件是以前通知我的。他多次接到警告,来自朋友的警告更甚」。

  她进一步表示,这不仅是安危之虑,他(王康)认为自己尽到了义务,已经停止接受外媒采访。

  王康在日前的长文中澄清,他之所以频频接受外媒采访的最大动机,是因薄熙来在重庆的行为令他失望,薄在重庆大唱「红歌」,「是在精神上对重庆的侮辱」,也是对毛泽东死后中国人争取自由和现代文明的共同愿望的挑战,完全不合时宜。王康以杜甫名句预言薄熙来的下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王康说,薄的倒台,将为中国转向政局变革带来契机。他自4月16日接受路透采访,即意识到一个特殊的「历史拐点」正在出现。他「因偶然原因」,得知海伍德命案导致王立军与薄熙来关系急速恶化的情形,与中共中央办公厅公布的文件内容基本吻合。

  他分析,谷开来在海伍德命案上责任重大,王立军不愿销毁或交出有关罪证,是导致薄熙来对他采取非常措施的导火线。王康随后连续接受美联社、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CNN、BBC、美国之音、华盛顿邮报、英国每日电讯、泰晤士报、金融时报等十多家西方媒体采访。

  他还获悉,王立军父亲曾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右派和内人党,他相信这样的家庭背景,对王、薄最终分道扬镳具有特殊作用.而这点「情况」,让他成了一个「爆料者」。

  王康自言,他强烈预感到,中国再次处于历史关头,「我有责任把这一真正有利于人民和国家的可能性,传达给国人,这是我接受外媒采访的最大动机」。

  王康表示,由于他曾先后策画电视文献纪录片「大道」、「抗战陪都」、「重庆大轰炸」和「下江人」等,而重庆事件极富戏剧性,犹如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洛杉矶时报记者曾建议他,与好莱坞合作将薄熙来拍成电影,他对此建议甚表欣赏,「因薄熙来、王立军、谷开来三人,在重庆上演的就是一幕历史悲喜剧」。

  他说薄案爆发后,他突然发现,「自己不小心成了重庆事件的民间发言人」。好几位西方记者问他,「你没有顾虑,不怕吗?」他说,人非草木,岂能无怕。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种采访意味着什么,「里通外国」、「洩露国家机密」、「造谣惑众」的罪名随时可加。但他以「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勉,并表示这是「命运安排」的新角色,「我就只能遵照内心的指令履行这一新的义务」。

  舆论对他「爆料」的评价,可谓毁誉参半,有人指责他丧失独立人格,与中共「保持一致」;有人指斥他为薄熙来「辩护」;有人认为,「王康如此连续不断、密集地接受外媒采访,竟然至今逍遥法外,多半是受高层指派,并得到特别保护」。

  对此,王康再三澄清,绝无任何机构和个人授意他「爆料」。他是民间学人,如果称他为「民间思想家」,他当仁不让,他对西方媒体的采访答问,纯粹出自独立知识分子的良知、责任感,出自他对中国历史的洞察和对现实局势的思考。他的作品和策画组织多位重庆画家绘制抗战巨卷史诗国画「浩气长流」,亦可以证明,「我是重庆忠贞不二的代言人,为重庆洗刷污垢,为重庆招魂,是上天垂降的恩典,我责无旁贷」。

  他在文中最后表示,虽然他接到某官方机构警告,但如果因此放弃履行自己的权利和责任,「就是自我精神窒息和人格变卖」。他并引用「诗经」作结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彼何人哉!

中央布局诱王立军中计?女教师称见到薄熙来家人

北京高校女教师王铮再次在网上发表公开信,称见到薄熙来家人并透露一些与薄王事件主流报道不同的内容。王铮曾两度以实名公开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要求依法与人大代表薄熙来见面。

她最新发出的公开信唿吁民众在5月3日当天前往公安部就“中共中央非法拘禁全国人大代表薄熙来”报案。

王铮在这封公开信中表示,自己在4月24日见到薄熙来家人,从薄熙来家人处获悉薄熙来的确被非法拘禁。薄的家人自3月15日以来不断要求探望但均遭拒绝。她在公开信中说,网传薄熙来几年前就患上重金属中毒以及其妻谷开来患有皮肤癌均为谣言。家人担心薄熙来在被囚禁期间真的会被重金属中毒。

王铮还在信中说,王立军并非自己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而是接到中央电话,称有一藏人喇嘛在领馆内,要求前去接洽,而且不要开政府车。后来重庆市长黄奇帆进入领馆接王时,王对黄讲了这番话。但黄力帆未能把王接走,王后来由安全部的人接走。王铮表示,这段内容是薄熙来家人口述,并征得家人同意将内容公开。但在4月27日再次见到这名家人时,家人表示被警告不得在公开类似信息,否则薄谷两人都出不来。

王铮随后在信中写道,“涉嫌严重犯罪的9常委公开迫害受民众爱戴的干部,天理难容。”她表示,将在5月3日上午9点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行鞠躬礼后前往中国公安部报案,报“中共中央非法拘禁全国人大代表薄熙来,请求公安部立即解救,不见薄熙来被释放,本人绝不离开公安部!”

美国之音记者北京时间星期六(28日)晚10点半左右致电王铮。王铮本人接电话证实信确实是她所写,并表示自己的确见到薄熙来家人。但王铮拒绝就此信接受采访。她说,不接受采访是她个人决定,并非是受到外界压力,随后挂断电话。

王铮还唿吁民众一同前往报案。她写道,“非法拘禁不是民事纠纷,而是刑事犯罪,任何个人都有义务报案或举报......如果5月3日我不能准时出现,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我失去自由。那么,恳请大家替我去公安部为薄熙来代表报案。”

王铮是北京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师,她在之前给吴邦国的公开信中对中共以薄熙来严重违反党纪为由处理薄熙来的做法提出质疑,并要求依据法面见全国人大代表薄熙来。她在最新公开信的最后说,大家报案时履行公民义务,报案是义务,不是游行、集会。


与陈光诚见面 胡佳妻子证实丈夫已被北京警方带走

胡佳说,陈光诚头发白了许多,身体虚弱,但精神状态不错。

  中国维权活动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周六(4月28日)发表消息称,胡佳被北京警方带走。

  曾金燕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上发布消息说,“约5点半,胡佳被派出所的人传唤带走了,估计最早八小时内回来。”

  曾金燕说,“下楼和他们(警方)见了一会儿,拒绝回答问题。”

  三个小时后,曾金燕又发布消息说:“胡佳还是没有消息,先哄孩子睡觉去了。”

  外界分析,胡佳被带走与山东盲人律师、维权人士陈光诚有关。陈光诚逃脱软禁后,来北京与胡佳见面。曾金燕随后在网站上发表了一张两人的合影。

  美国有线广播公司CNN报道,周六采访胡佳,胡佳表示在陈光诚逃到北京后,为了保证安全辗转四处,认为美国使馆是能保证绝对安全的地方。

  胡佳对CNN说:“我觉得他是在一个100%安全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美国使馆。”

  不过,迄今为止,美国使馆和中国官方都未对此做出评论。

  此前,协助陈光诚逃跑的南京维权人士何培蓉也被警方带走。

  38岁的胡佳多年来从事社会运动,包括环保、维护艾滋病患者权益、人权等。2008年,胡佳被控“山东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零八个月。

  出狱后,胡佳一家仍处于安全部门的监控之下。

陳光誠獲美保護 中美商討解決對策

香港蘋果日報

美國至今未證實陳光誠是否身處北京的美國駐華大使館,而在美的「對華援助協會」( ChinaAid)昨稱,陳已處於美國的保護之下,中美高層次的官員正在商討解決方案。該會認為美國的介入初顯奧巴馬政府重視人權。美議員也敦促北京調查陳光誠事件。

對華援助協會昨在其網站發表的新聞稿中,證實陳光誠已受到美國保護,會長傅希秋牧師表示,這是美國人權外交的關鍵時刻。陳光誠被人們廣泛認可,所以奧巴馬 政府必須堅定地與陳站在一起;否則,就會失去美國作為人權和法治捍 衞者的信譽,「中國異議人士對美國的尊敬,主要是在這種時刻」。



陳光誠和妻子袁偉靜在 2003年曾出訪美國。 互聯網

中外交部拒回應事件

該會希望美國政府能夠尊重陳光誠的願望,保證他的安全,並確保他的家庭成員不會遭到報復;並認為陳應當受到早前在美猝逝的「方勵之教授那樣的待遇」,即最終可赴美,而不是成為第二個重慶前副市長王立軍。

不過,中美兩國至今未證實陳光誠是否人在美國駐華使館中。美國務院前日的例行記者會上,多位記者要求國務院發言人說明陳是否在美國使館,或者接受美國庇 護。但得到答案都是「無可奉告」。而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昨也拒絕回答有關陳的提問。而外國記者昨到北京的美駐華大使館外採訪,但使館無辦公,外圍也不 覺有多了警車或公安,情況平靜。

或影響希拉莉下周訪華

《紐約時報》則報道,陳光誠進入美使館的消息如果屬實,可能導致美中外交陷入困境。下周正值是美國國務卿希拉莉( Hillary Clinton)與財長蓋特納( Timothy Geithner)訪問北京,參加第四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美政府勢必要更小心謹慎處理,畢竟陳光誠是國際知名異見人士。此外,美國國會人權委員會主席 史密斯前日聽說陳光誠逃脫中共軟禁的消息後發表聲明,呼籲希拉莉向中國總理溫家寶重申,美支持陳光誠在錄影中提出的三點要求,又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遵照他的 要求,下令維護他本人及家人、支持者的安全和福祉,並對事件展開調查。

英國廣播公司/《蘋果》記者

《異見人士及官員進入美使館事件薄》
方勵之夫婦赴美

1989年,中國科技大學副校長方勵之夫婦六四期間支持學生, 6月 4日解放軍屠殺後,翌日躲入北京的美國駐華大使館,令中美關係一度緊張。兩人於 1990年赴美。方勵之於今年 4月 6日猝逝,終年 76歲。

王立軍被押回京


2012年,重慶副市長王立軍於 2月 6日私闖成都美領館,滯留約一天後,於 8日凌晨被國家安全部等押回北京,重慶隨即宣佈王接受「休假式治療」。美國務院其後證實事件,而王正接受北京當局調查。

陳光誠不會離國

在家遭軟禁的陳光誠上周逃離家園,抵達北京一個安全的地方。協助他逃亡的人士為保他的安全,將他送往美國駐華大使館。陳不想離開中國,他何去何從,預計希拉莉下周訪華後,也許會有答案。






廖亦武:呼籲書——為地下詩人李必豐而作

在我去年為出版《我的證詞》和《上帝是紅色的》,而逃出中國2個月後,四川省射洪縣國保以經濟罪名,抓捕了我的朋友、中國地下詩人和作家李必豐。

  在非法關押7個多月後,他們又企圖以所謂的經濟罪名,將他判刑。據說開庭的日子定在5月8號。
  這個所謂的經濟罪名,連檢察院都覺得“不成立”,所以退回給國保兩次。意思是,雖然“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在共產黨這兒已經算“常識”,但你們所提供的“辭”,也太牽強了。

  直到最近,我才從國內的幾個渠道瞭解到,國保這次抓捕李必豐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懷疑我出逃的經費,是李必豐資助的——這又是莫須有。我要出走的動機和渠道,在國內沒任何人知道。甚至親屬。
  
   李必豐是我坐牢的難友,非常有思想和才華,寫過幾百萬字的詩和小說。他的身世具有傳奇色彩,天安門大屠殺之後,他曾偷越國境到緬甸,卻不幸被中共支持的 緬甸人民軍給抓住,送回來,差點被打死,至今他的面孔還是一邊大一邊小。他的事跡多次出現在本人著作《我的證詞》和《子彈鴉片——天安門大屠殺的生死故 事》中。
  
  第一次,他被判刑5年,罪名是反革命宣傳煽動;
  第二次,也就是1998年,李必豐替《中國人權》主席劉青調查四川綿陽紡織工人的罷工,導致聯合國勞工組織出面調查,讓當局恨之入骨——卻以經濟罪名判了他7年。我還替劉青轉了1000美金的律師費,並為他請了律師。
  
  這次當局以同樣的經濟罪名,要整治他。如果他又被判刑坐牢,就是第三次了。如果被判十年以上,那麽李必豐出獄之後,就是個糟老頭子了,這個極有才華的詩人和作家的一生,就被徹底毀掉了。

  我必須為他呼籲。這也是老廖第一次寫這種東西。希望我的作家同行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權組織,甚至希望我的東西方讀者們,在看了這份《呼籲書》之後,以各種形式去聲援他。
     
  根據柏林國際文學節主席烏里先生的提議,這份《呼籲書》以及李必豐的《監獄-詩歌-日記》,將以中、德、英三種文字,向德國以及全世界的公眾和媒體公開。並通過柏林文學節的全球網絡徵集聲援簽名。
  
  (2012年4月28號下午6點,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穆勒(Herta Mueller)女士來信,願意成為這份《呼籲書》的第一個簽名者。)

  流亡作家 廖亦武(德國)



監獄---詩歌---日記

作者:李必豐
  
  在這個國家我們只有冬眠

  但冬季過早地來臨
  我們的樹木開始乾枯
  我們再也沒有養份去供奉
  於是我們的黑髮被歲月的雪
  凍得漸漸斑白
  我們的皮膚像龜裂的田野
  
  冬季來了
  我們都愛冬眠
  心臟累了
  血液累了
  我們在雪底下冬眠
  
  
  我們的眼睛是兩口枯井

  眼睛這兩口枯井
  散亂的目光深處是肥沃的淤泥
  曾有愛情的禾苗被淚水的火焰燒盡
  我們住在悲傷的另一端
  隔著高牆看遠處的太陽遠處的山
  夜裏夢見遠處的人
  用思念的網打撈零散的往事
  然後讓骨頭裏長滿骨頭
  
  
監獄日記
  
1998年6月12日, 晴,

蚊子的兵器
  
   蚊子是誰發明的兵器呢?在這裏我受到有生以來最多的蚊子的襲擊。無遮攔的手腳,不能設防的空蕩蕩的大監房,肆意橫飛的蚊子把我們搞成抱頭鼠竄之徒,但我 們無能為力。是蚊子愛咬我們吸我們的血,還是我們願意讓蚊子咬讓蚊子吸血或是有另一種力量不讓我們反擊蚊子呢?一連串的問題,自從有監獄的上古的某一天, 就被囚徒提了出來。誰來回答解決這個問題呢?身陷囹圄的囚徒,只要大腦沒問題,誰也知道提這個問題是白癡,因為犯人根本沒權利去要求保護自己,就算是一隻 小小蚊子,犯人也無可奈何。
  
  
1998年6月15日, 雨轉晴,

追憶第一次坐牢
  
   那個時候每到晚飯後,廖亦武便來邀我散步,我們圍著不大的院子,走了一圈又一圈,沒有固定主題地暢所欲言,使我們一直談得很寬鬆。但往往也會遇上令我吃 力的時候,因為廖亦武的為人尖酸,與他共事與擺談,便得時時處處小心。可有一點卻是我為人的一個原則:不與那些一定要灌東西給別人的人爭論,他說什麼,一 概不發表任何看法與意見。也許廖亦武是天才的緣故,他向我兜售一切,很像英國人當年向中國人賣鴉片一樣,出賣者與接受者的交易是不平等的。當然廖與我是朋 友,我是不應該如此來評說我們之間的關係,現在想起這些只是為人的某種膨脹欲望所驚奇。我與廖是不可否認的朋友,可為什麼在交流時會出現不平等呢?這很像 關在這個監舍裏的十幾、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一種渴望性而無法進行性交的現實使大多數人不得不選擇手淫。那麼一個被囚禁的天才,當他的思想無處公開時,一有 機會,他肯定會一股腦兒傾泄而出,哪管別人接不接受。由此我想起了毛澤東,長征初期與長征中那麼艱苦的生活,他仍然不停地與賀子珍作愛,讓賀一連串地懷孩 子打胎。而到了延安之後,他才寫出一系列東西。這便是一種欲望的排泄方式,而排泄物件將直接影響排泄。一個犯人,性饑渴的犯人,他選擇的物件是意識深處的 異性或性器官。一個天才的“精液”是什麼?是思想,是人類集體無意識中的許多異性。也許,我從廖鬍子的精神射精裏,被迫撿到許多思想。


  

Ein Appell–für den Untergrund-Dichter Li Bifeng
Um meine Bücher  „Für ein Lied und hundert Lieder“ und „God ist red“ im vergangenen Jahr zu veröffentlichen, bin ich aus meiner Heimat geflüchtet. Zwei Monate später haben die Polizisten aus dem Shehong-Landkreis der Sichuan Provinz wegen Wirtschaftsbetrugs meinen Freund, den chinesischen Untergrund-Dichter und –Schriftsteller Li Bifeng verhaftet.
Nach einer illegalen Inhaftierung über mehr als sieben Monate, versuchen sie jetzt, ihn wieder einmal wegen sogenannten wirtschaftlichen Straftaten zu verurteilen. Es wurde gesagt, dass der Gerichtprozess am 8. Mai stattfindet.
Die sogenannten „wirtschaftliche Straftaten“ wurden sogar zweimal von der Staatsanwaltschaft an die hiesigen Polizisten zurückgewiesen. Das heißt, dass zwar die ungerechte Verurteilung innerhalb des KP-Systems durchaus üblich ist, aber ist leider dieser Vorwurf von den Polizisten  zu weit hergeholt.
Vor kurzem habe ich aus mehreren Kanälen erfahren, dass die Polizisten Li Bifeng meinetwegen verhaftet haben. Die Polizisten haben den Verdacht, dass Li Bifeng meine Flucht finanziert habe - das ist eine glatte Lüge. Den Grund und die Motivation meiner Flucht in die Freiheit wusste keiner in China – nicht mal meine eigene Familie.
Li Bifeng ist ein Gefängnisgefährte von mir. Er ist ein Intellektueller und hoch talentiert. Er hat mehrere Millionen Wörter von Romanen und Poesien geschrieben. Sein Leben ist mit vollen Legenden gefüllt. Nach dem Tiananmen-Massaker hat er einmal illegal die Grenze zu Myanmar überquert. Leider landete er kurz später in den Händen der burmesischen Volkssoldaten, die von den chinesischen Kommunisten unterstützt wurden. Er wurde zurückgeschickt und wurde beinah erschlagen. Bis heute ist sein Gesicht auf der einen Seite groß und auf der anderen Seite klein. Viele seiner Erlebnisse erscheinen in meinen Büchern „Für ein Lied und hundert Lieder" und "Die Kugel und das Opium – die Geschichten vom Leben und Tod des Tiananmen-Massakers ".
Zum ersten Mal wurde er zu fünf Jahren Gefängnis unter der Anklage der konterrevolutionären Propaganda und Agitation verurteilt. Zum zweiten Mal war es in 1998. Li Bifeng hat im Auftrag des Direktors Liu Qing eine Untersuchung über den Streik der Textilarbeiter in Mianyang durchgeführt. Der Untersuchungsbericht führte zu einer weiteren Untersuchung durch die ILO (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sation) der Vereinten Nationen. Aus diesem Grund hasste ihn die Behörde so sehr.  – dass sie ihn wegen „Wirtschaftsbetrugs“ zu sieben Jahren Gefängnis verurteilt haben. Ich habe ihm noch im Auftrag von Liu Qing eintausend US Dollar für die Anwaltskosten übergeben, damit er einen Rechtsanwalt beauftragen konnte.
Jetzt will ihn die Behörde wieder unter den gleichen wirtschaftlichen Vorwürfen in den Knast bringen. Sollte er noch einmal zu einer Gefängnisstrafe verurteilt werden, wäre es das dritte Mal. Wenn er zu 10 Jahren verurteilt würde, wäre Li Bifeng nach der Entlassung ein alter Hund. Das Leben eines hoch talentierten Dichters und Schriftstellers würde somit völlig zerstört.
Ich muss einen Appell für Li Bifeng einlegen. Zum ersten Mal in meinem Leben schreibe ich einen Aufsatz auf diese Art. Ich hoffe, dass meine Schriftsteller-Kollegen, weltweite Menschenrechte-Organisationen und sogar meine Leser im Osten wie auch im Westen bereit sind, diesen "Appell" zu unterzeichnen.
Chinesischen Exil Schriftsteller: Liao Yiwu (Deutschland)

陈光诚事件是检验政治改革意愿真假的试金石

    公民力量
   
    (2012年4月27日)
    
      长期被非法禁锢在家的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4月22日在网友的帮助下出逃,并于4月27日公布了视频讲话,就自己遭遇和处境向温家宝总理提出了“依法惩治罪犯”、“依法保障家人安全”和“依法惩治腐败”三项要求。
    
    众所周知,陈光诚因揭露山东省临沂地方政府在计划生育工作中的野蛮非法行为,以及试图通过法律手段帮助受害者,开罪当地政府,于2006年被以故 意破坏公物 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当陈光诚还在狱中的时候,当地政府就开始非法软禁他 的妻子袁伟静,并用 暴力非法阻拦前往探视的海内外人士。陈光诚2010年9月刑满出狱, 按照法律,他应该成 为自由公民。但是陈光诚从此一直被当地政府禁锢在家,包括他的妻子和6岁的女儿陈克斯都被 禁止自由外出,至今已经超过一年半,女儿更因此一度无法入学。所有试图前往探视的朋友、律师、 网民、国内外媒体记 者、世界著名影星等等,毫无例外地遭遇当地政府组织的暴力 阻拦,被殴打,所带 物品如食品、照相机、汽车、证件、提包等或被洗劫或被损坏。
    
    陈光诚于4月22日成功从家中逃离禁 锢之后,当地政府官员在4月26日非法翻墙闯 入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家中,用棍棒和铁锹殴打其家人。陈光 福和他的因正当防卫而砍伤入侵者的儿子陈克贵被抓。4月26日和27日,帮助陈光诚出逃的两名网友郭玉闪、何培蓉也分别在北京和南京被警方控制,说明事件 并非仅仅是山东临沂地方政府的孤自行为。
    
    陈光诚及其家人的遭遇,是政府机构蓄意违法,侵害人权、践踏法律、毁坏法治的典型例子。经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之后,已为全世 界所知晓和关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011年2月1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 答提问时也曾表示,外交部已经得知陈光 诚 的情况,已向山东当 地政府了解情况并及时做了妥善处理。然而陈光诚的处境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改善,以致不得不从自己的家中出逃。
    
    一段时间以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再地公开表示,要拥抱普世价值,推动政治改革,建设法治国家,向往民主,尤其是在 薄王事件之后,温家宝本人还有中共官方的媒体都加大了这方面言论的力度。然而,人们对温家宝等中共领导人推动政治改革的诚心和决心一 直存有怀疑,原因很简单,所有的推动政治改革的誓言迄今为止均没有任何实际行动的支撑。
    
    我们认为,如何处理陈光诚事件,是检验温家宝政治改革意愿是真是假的试金石。我们呼吁温家宝, 立即公开接受陈光诚提出的三项要求,采取措施保证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安全和人身自由,依法惩治相关罪犯特别是违法犯罪的政府官员,依法处罚从 县、地、省到中 央各级政府机构在此事件中渎职与纵容犯罪的行为,并从体制上、 法制上着手纠正 和防止政府机构的类似违法侵权犯罪,制止和防范政府机构践踏人权、践踏 法律、践踏法治 的行为。
    
    如果,陈光诚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和安全得不到保证,那么我们每一个公民谁的公民权能够真正得到保障?如果陈光诚事件中的违法犯罪人员得不到惩治, 那么还有 哪一个罪大恶极 的罪犯没有可能逍遥法外?如果陈光诚事件中相关政府机构的蓄意违法犯罪行为得不到纠正,那么还有哪一个官员没有可能无法无天?如果陈光诚的 三项要求得不到 政府的正面回应,那么还能让谁相信中国官场的全面黑社会化仍有纠正的希望?
    
    温家宝先生,我们对你已经听其言,正在观其行。如何回应陈光诚对你的三项要求正在检验着你推动政治改革意愿的 真假!全世界正拭目以待。
   
   
    --
   
     YANG Jianli - 杨 建 利

舆论争说陈光诚,众目睽睽看北京

对于最近的陈光诚事件,中国媒体提也不提,若无其事。而中国部分网民和香港媒体反响热烈。人们在注视北京如何处理这件事。

山东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的成功出逃,在中国官方媒体和海外媒体上的热度是冰火两重天。中国官媒不报,海外媒体大报。

上海的一位微博作者写道:“因某人,我们看到了两个世界。微博上对于其获自由,几乎异口同声叫好,很多人像过节一样欢乐;与此同时,纸媒和电视上几乎没人提及他的名字。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两重世界,真正的舆情与官方期待的舆情存在着天壤之别”。

*地方当局回避要害*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的政府网站提到了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说他“持刀砍伤当地政府干部及工作人员”,“畏罪潜逃”。对此,四川学者肖雪慧指出,沂南县既没有提到案发地点,也不提案发事由,隐去了官员半夜翻墙侵入私宅的关键事实。

在民间的网站和电子刊物上,在被称作“自媒体”的博客和微博上,议论纷纷。

*打维稳旗 发民难财*

广州学者艾晓明表示:陈光诚的出逃“彻底打破了我们的无力感,它让我们看到,英雄是有的,奇迹也是有的。临沂用几千万(如果几年加起来可能就不止几千万了)编制的那块叫做维稳的天罗地网竟然被一个盲人、几位勇士撕了个大窟窿”。

艾晓明批判临沂当局说:“我无法想象他们如何编派出有关陈光诚勾结境外势力的谎言,总而言之,不说成一盘很大的棋;肯定骗不到数额巨大的(传说是一年几千万)维稳经费。”

*珍珠女侠*

主编过禁书《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的笑蜀谈到两位救援者的时候写道:“像玉闪和珍珠那样悲悯智慧坚韧不拔,我们也可以创造奇迹。总之咱们公民有力量,无须绝望,无须躁狂”。

笑蜀说的珍珠,是被誉为女侠的营救者何培蓉的网名,也是现在新浪微博的禁忌词,搜索“珍珠”,就看到那著名的通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网友戏称:“这对珍珠产业是个毁灭性的打击!”

搜索“盲人” 、“陈光诚”或者“陈光诚”的汉语拼音缩写、 也是这个结果。

笑蜀说的玉闪,是郭玉闪,根据公民运动团体“公民力量”的发起人杨建利的说法,他是先于何培蓉被拘留的。后来有消息说他出来了,但被监视。记者打电话到他所在的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找他,接电话的人说现在联系不上他。

*国际舆论*

杨建利告诉VOA:“中美人权会谈马上就要进行,如果国际社会对这个案子给予足够的重视,采取足够的行动的话,有可能是解决这个案子的契机。”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皮莱发表声明说:“我对有关陈光诚的其他家庭成员,包括他的哥哥陈光福和侄子陈可贵遭到拘禁的报道深感不安。” 皮莱再次敦促对陈光诚及其家庭所遭受的待遇进行调查,确保他们安然无恙,并纠正地方官员的错误行为。

*“中央纠正地方”还是“地方指挥中央”?*

香港明报用3个整版来报道和评论这件事。明报的社评说:“温家宝和中共当局一致强调的依法治国,会否体现在陈光诚身上,大家拭目以待。”

明 报还发表孙嘉业的评论说:“不排除这本来就是中美合谋的行动,陈光诚所在的东师古村已成为世界地标,每到黄金周假期,内地不少网民趋之若鹜,每当中国举办 重大国际活动,也成了各国记者必去之地。陈光诚一走,地标效应立减,山东当局可大舒一口气,美方也可站在解内地异见人士于危难的道德高地。”

陈 光诚下落不明,一些人和媒体估计他进了美国大使馆。人们联想到王立军也曾滞留美国领事馆。学者雷颐  表示:“一想到有天壤之别的他和他,最后想到一起、殊途同归,不能不感叹:这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政治学学者刘军宁写道:“如果中国的自由派与一切左派 有什么共识的话,那就是他们对世界上什么地方最安全,没有分歧”。


中国大陆媒体对陈光诚事件置若罔闻,而相比之下香港媒体则大幅报道。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丁力
中国大陆媒体对陈光诚事件置若罔闻,而相比之下香港媒体则大幅报道。
 
 

中国经济最大地雷:800万个体户消失

万维读者网记者逸民综合报道:朱大鸣凤凰博客4月27日文章说,个体户减少是中国经济最大地雷。国务院最近决定,小微企业减税延长到2015年底,这是一个很及时的政策,因为当前决定中国经济真实命运的小商小贩小企业主的日子不好过。

统计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全国共有个体工商户3452.89万户,从业人员7097.67万人,如果算上“非法”的存在,中国的“个体户”问题关系到上亿人的生计。

 但是,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数据表明,中国个体工商户的数量正在逐年减少,据说平均每年要减少135万户,6年减少了810万户。
 
 文章说,正是这些商人推动了中国经济的转型,当年改革和开放最活跃一批人就是这些商人。但城管们和一些基层官员主要寻租的对象也是这些底层商人。
 
 官僚打着公权力的幌子祸害小民,是近代中国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盘点历史,追溯往昔,能不能善待个体户,其实关系到整个中国命运大局。
 
 文章说这些天国家不停出台政策挽救小企业和微型企业,这很好,但作者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坚决维护小商贩的合法权益。少一点剥夺、少一点寻租、少一点胡乱管,就是中国经济之福。

文章共有7个跟帖,2个认为“有道理”。有1个跟帖表示不同意见:说实话,我们浙江的个体户的生存环境是相当不错的。不相信的朋友可以来浙江看看,如果合法经营,保证可积累自己想要的财富。

据新京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厉以宁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经济界小组讨论时说,当前中国经济要解决三个主要问题:提高经济增长质量、缩小城乡差别、解决出口增长减速情况下的就业问题,而解决就业问题主要是依靠小微企业。

此外,厉以宁特别提出个体工商户的问题。“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有无区别,有无单列必要值得考虑。”他说,“国内个体工商户也应尽量登记为小微企业,让它享受小微企业的优待,比如在融资方面的优待。”

从“改革先锋”变成“改革弃儿” 个体户问题转变为中国社会的公平公正问题

中国青年报报道了在成都做手机维修生意的一位王姓个体户的相关事迹。今年3月,该个体户打电话找到国家工商总局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的张道阳副处长反映情况。

张道阳告诉记者:“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有大量底层农民要从做摊贩开始进城谋生,并通过个体经营最终融入城市。但在这个社会转型的特殊时期,几千万个体户的声音和利益却往往被忽视。”

(图:改革开放后第一份个体工商业营业执照。个体户最初是个贬义词,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它基本上就是待业青年、劳改犯的代名词,是和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的。个体户最初出现,做的也大多是些不成气候的小营生。后来,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波,赶上了流通领域的市场化,通过练摊,倒腾,倒服装,倒电器,赚取中间的差价,成了万元户。那时候公务员的月薪也就是一两百元。有了钱,也就有了地位,渐渐的,个体户也就不是个贬义词了。)

张道阳希望有人去关注老王的生活,及其身后几千万个体户的生活,因为在当今中国,“个体户问题绝不仅仅是纯粹的经济问题,更事关社会公正,甚至直接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和大多数个体户一样,老王来自农村。10年前,他放下锄头,带着“成为城里人”的小梦想来到成都。进城的第一个月,便因为“个子比较小”,“又没得技术”,被欠了200多元的工资。后来,他当上了个体户,干过广告灯箱生意,如今做手机维修。他的摊子过去曾有营业执照,但几年前因没有按时参加年检而被吊销。

2008年,成都市创建文明城市,为消除无照经营,市政府指定工商局给不能满足办理工商登记条件的小商贩颁发了“灵活就业(营业)辅导证”,但有效期最多3年。

就在同一年,财政部、发改委、工商总局联合下发通知,决定全国统一停止征收个体工商户管理费和集贸市场管理费。因每年能为个体户减负上百亿元,这项新政曾博得一片叫好声。

去年,“辅导证”到期,老王想再办个正经的工商营业执照,却遭遇踢皮球的尴尬——当地工商所以房子没有产权证为由,要求他出示街道开具的场所合法使用证明;而街道则称“我们只是个民间组织,没资格同意或者不同意”。

前一年还合法的老王就这样成了“非法”,这事儿让他想起过去还收管理费的时候,“追着我们办执照,不去办就处罚,这种事情多噻!”没有营业执照,罚款是逃不掉的,连发票也只能买假的,执法者说他是“危害国家利益”。

“什么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的第一位不是满足每个老百姓的生存需要吗?我们自己养活自己,也算危害国家利益?”他连珠炮式地发问。

长期参与个体私营经济登记工作的张道阳告诉他,按照中央颁布的《个体户条例》以及国家工商总局的相关政策规定,他“应该可以”通过合法途径登记为个体工商户。

“我们不跟中央打交道,我们跟地方打交道。每一级部门都有权力增加个说法卡我们,合法的生意,却得干非法的事情才能把钱挣到,老百姓日子咋过吗?”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老王冲着话筒吼道。

张道阳说,自己平时常会与一些学者探讨经济问题,但只要聊起个体户,很多颇具声望的学者都说自己“没有什么深入认识”。在经济学已成显学的今天,他发现,中国竟然连一个专门研究个体经济的学会都没有。

这让他感触颇深,“许多利益群体都有代言人,但底层的这些个体经营者,好像没什么人给他们说话。”

事实上,截至2010年年底,全国共有个体工商户3452.89万户,从业人员7097.67万人,如果算上“非法”的存在,中国的“个体户”问题关系到上亿人的生计。

张道阳表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可能一辈子都与什么科技创新、财富积累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每天辛苦经营,只是养家煳口,只是为了生存。

在发达国家,这个群体通常被叫做小商人。一个普遍的共识是:个体经济的繁荣与社会稳定紧密相关,与弱势群体的生存权紧密相关,其意义在于,能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发展。

在那次20多分钟的通话里,老王说了这样一句话:“各个部门都不厚道,他们要把他们的利益考虑完了,再来考虑老百姓的利益。”

这让张道阳想起,在一家他常去的超市里,有一个缝衣服的小贩,最开始在显眼一点的位置摆摊,后来因为“没有孝敬店长”,就被调到了消防通道里。“一个店长,本身就是个雇员,都有这么大权力,而处在底层的个体工商户却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张道阳感叹,“你就可以想见,有多少管理部门,有多少强势者,就有多少类似的事情发生。伤害他们越重,他们孝敬就越多,恶性循环。”

另一次,张道阳到外地调研,遇到一个在公寓楼里开美容院的女老板。在申请营业执照的过程中,美容院卡在了其中一项行政前置许可(审批)上。执法人员对女老板说:“你不达标,我不管你也行,你每年给我拿6万块钱,上面有检查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关门几天。”对这家美容院来说,6万元意味着一年请了两个雇工去伺候这位队长。

实际上,许多个体户有着与这位女老板相似的遭遇。在中国,涉及工商登记的前置行政许可(审批)起码有100多项,这意味存在相当多的行业,要想在其中经营,拿到营业执照之前,总要碰上一两项前置许可的坎儿要过。

张道阳说,“一些前置审批部门坐享其成,有利的抢着,没利的推着,只坐在家里要钱,心情好了,请我吃喝了,上货了,有关系了,就给你办;否则今天推明天,明天天儿不好,后天不在,任你跑断腿,看你敢不来求我?店还没开,审批就把你审死了!”

“要提醒法律制定者,在制定条款时多考虑一下,该条款会不会被某个执法单位当成利益杠杠去卡老百姓,去扒老百姓的皮。因为这种情况在咱们中国是最普遍的问题,往往执法者扒了你的皮后,还指着某某条款振振有词地问你,你懂法吗?”

与此同时,在这套外表光鲜、监管严格的管理体制之下,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很多地区都出现了“个体大户”现象。张道阳告诉记者,有的夜总会要雇佣几百人,却可以登记为个体户,从而避开高额税负,就像开着宝马车买经济适用房一样,很滑稽。

事实上,在改革开放初期,“个体户”3个字曾象征着自由与希望。

1979年的2月同时发生了两件事,一是知青返城大潮开始,二是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了第一个有关发展个体经济的报告。曾是“资本主义尾巴”的个体经济,其合法性第一次在模模煳煳中得到了确认——做生意不用再逃了。

1980年,合众国际社的记者龙布乐来到北京,走进只有3张桌子的“悦宾饭馆”。他写道:“在共产党中国的心脏,美味的食品和私人工商业正在狭窄的胡同里恢复元气。”

当时,个体户、私营业主和企业承包者属于中国的高收入阶层,“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是一句流行的顺口熘。《中国青年报》198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年最受人们欢迎的职业前三名分别是出租车司机、个体户和厨师,而最后三名则分别是科学家、医生和教师。

1987年,国务院颁布《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一位美联社记者曾专程来到北京钱粮胡同,拜访一位将3台缝纫机抬进卧室、办起私营西服缝纫店的妇女。该记者在报道中这样评价眼前的个体户:“她在赚钱,也在创造中国经济史。”

张道阳曾经问过单位里亲历过改革初期的老同事,那个年代的经营环境是什么样子的。亲历者告诉他,那时候的市场很简单,要拿到经营执照很容易,“也没有什么人来折腾你”。

某种意义上,在改革开放初期,大部分计划经济部门并没有将精力放在非公有制经济上,严格的管理没有辐射到新兴的个体户群体。

张道阳将1995年称为分水岭。那一年国有企业改革提出了新的思路,实行“抓大放小”的改革战略。监管部门也随之转型,纷纷“把触角伸了出去”,更多地腾出精力面对所有市场主体。事实上,正是1995年前后,大量行业管理法出台。据他观察,各部门在立法过程中普遍借鉴国际标准,标准“偏高偏严”。

张道阳认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出于对资源、环境、市场秩序等多方面的考虑,确实应该对各种行业设立相关行业进入标准。

“但这个标准应当实事求是。”他话锋一转,“个体经济的特点就是多层次性。在我国,仍然存在相当多不发达地区,即使在发达地区,也存在相当多不发达角落。就像国际上讨论温室气体排放标准要考虑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一样,国家的标准也要考虑广大底层民众生产生活的现实情况。在这背后,是对个体发展权的尊重和保护。”

张道阳坦言,越到基层,部门利益表现得越明显,“每个部门都会想方设法在自己职权范围内攫取最大利益,把权力用尽”。

2009年,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曾对摊贩经济进行过实证研究。他认为,过严的政府规制,大幅提高了商贩的经营成本,商贩又不得不将成本转嫁给市场,便会直接导致食品安全问题。

张道阳与何兵看法一致。“人啊,只要觉得生活还有奔头,有前途,有希望,就会自觉地讲诚信。你把他逼得没有前途了,没指望了,他还讲什么诚信?”他皱着眉头说道。

在一次赴日本考察时,他听过这样一件事:有个卖米的商人因为向酒厂提供了变质的大米,导致酒厂因生产劣质清酒被媒体曝光,卖米的商人竟然因此绝望自杀。

当地商人告诉他,在自然形成的市场环境里,人们会自觉地遵守公序良俗,卖变质米的商人被曝光后名声扫地,以后不会有人再和他做生意,他也就无法生存了。这样的环境里,小商人都很珍视自己的商业信誉,有很多家庭经营、父子相承的手艺世家和餐饮老字号可以世世代代做下去。

张道阳说,贩夫走卒、引车卖浆在中国自古有之,并没有现在这么多形形色色的监管门槛,小商人同样全靠诚信经营。

面对个体户所遭遇的种种困境,有人曾评价,这是个从“改革先锋”变成“改革弃儿”的群体。

张道阳则察觉到,30多年来,个体经济的形态并没有多大变化,但这个群体的组成成分已经改变。

他的感觉是:在改革开放初期,作为最先冲破传统体制的力量,个体经济比传统的计划经济高效得多,而其参与者也是那个年代最渴望经济自由的一群人。但改革至今,多层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呈现,个体经济变成弱势的经济形态,并不会给政府贡献太多财政收入,其组成成分也转变为以谋生、煳口为主要目的的城市底层群体,特别是大量进城务工、创业的农民工群体。

这意味着,个体户问题已经从改革问题转变为社会公平公正问题。

张道阳遇见过一个年轻的个体户。这个22岁的年轻人这样描写自己的生活,“从7岁开始我的生活就不那么明亮了”。他从小陪着父母在菜场里做生意,还要照顾风瘫的爷爷。还是小学生的时候,他便在作文里许愿:“希望有一个可以安心奔生活的地方,让每个人都可以勤勤奋奋安安稳稳地过上他们的日子。”

一篇2009年发表、题为《北京外来农民个体户经营现状调查研究》的论文指出,进京的农民个体户年平均利润呈逐渐下降趋势。90%以上的受访者提到,以前随便做点生意都赚钱,现在却是稍不努力就赔钱。

另一个现实是,政府对于个体户的扶持政策面临“制度性冷漠”。

据张道阳观察,每年进行就业统计的时候,往往会把个体户的数字纳入中小企业计算,而要扶持中小企业的时候,登场的却都是衣着光鲜的企业家,不会再有人“搭理个体户”。

张道阳解释,某些政府部门分配社会财富的过程,往往是谁有能力谁争取,而个体户“连争取的能力都没有”。

“归根到底还是发展观的问题。很多官员想的是,这些人对GDP没有多大贡献,对财政也没有多大贡献,为什么要扶持他们?更何况,他们当中很多还是外来的农民工。”张道阳说。

他注意到,在美国纽约市曾发生过一件与小商人有关的事情。有议员提出,对纽约一直允许的占道经营加以“有条件”限制,结果被大部分议员否决,理由是,取缔占道经营将使一部分“新移民”、“小生意从业者”的生存权利受到“可想而知的伤害”。

目前,纽约有超过1.2万名有执照的街头小贩,86%都是外来移民,其中人数第二多的恰恰是来自中国的小商贩。

张道阳评价道,一个穷人过不好的社会,富人同样不会过好。而对一个国家而言,“公正地尊重和维护每个公民的发展权比什么都重要”。

有一年,张道阳去伦敦考察。在一个停车场内,他看到了一辆经营食品的流动厢车,车身印着加勒比海风貌的图案。原来车主是一个加勒比海地区的移民,靠做小生意为生。经过多年的努力,他和家人已经住进了当地社区,逐渐融入了英国社会。

“一个城市的繁荣,绝对不只是富人的繁荣。”张道阳有所感悟,专门拍下了这个场景。

他发现,在发达国家,有大量新移民均是通过个体经营成为城市经济社会生态中的组成部分,并逐渐融入城市。

在张道阳看来,这同样也应该是中国完成城市化进而完成现代化的路径选择,“单纯打工的农民,无力维持自己和家人在城市中的生活,并不是真正的城市化。”

他甚至想象过一个中国城市化进程的理想模式:一个农民工,通过打工积累一点钱、增长点见识,然后可以在城里摆个小摊或者开一个小铺,有稳定的收入,他的家庭从此生活在城市里,子女可以接受城里的现代教育。第一代的农民工本人终生可能只是个城市里的小商贩、个体户,但他的孩子可能就是个出色的医生、工程师、科学家。

但这只是想象。张道阳隐约感到,近几年,因为各种或明或暗的成本,许多怀有此类美好憧憬的农民工兄弟,离他们的梦想似乎越来越远了。

一个广东的小伙子,曾用打工挣来的钱开了家小店,卖手机。干了两年,现在一个月下来还赚不到1000元。他写道:“没办法,做完今年看来也要关门了。中国又少了一个个体户,多了一个农民工。”

成都的老王同样感到营生不易。他说,现在生意不好做,一年只能存上几千块钱;娃娃初中要毕业了,没有资格参加中考。但他同时告诉记者,农村也回不去了,“从乡镇到村里的路,只有车轮子上没长荒草”。

他如今的愿望是,办下营业执照,再办个5年的居住证。他坚持说,哪怕给他一个很小的门脸,就能养活一家人。

在采访当中,张道阳向记者推荐了一位美国社会评论家发表于1902年的一篇文章,题为《与贫民窟的斗争》。文中,他用铅笔标注了一段话:“我们总要伸出手,将那溺水者从水中拉出的。现在是时候了。再晚一点,我们恐怕将难逃被溺水者拖下水去而一道沉没的危险。”

个体户升级不应成为消灭个体户的过程

去年11月,北京市工商局公布《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个体工商户转变为企业组织形式登记办法》,个体工商户可以自愿申请转型升级为3种企业形式。

南方都市报社论指出,个体户升格为企业,对政府有显而易见的好处,方便公共管理与数据统计。对于北京等大城市而言,个体户升级为企业有其急迫性。北京计划于“十二五”末期,将服务业占全市经济总量的比重提升至超过78%。服务业税收成为未来北京增加税源的重点。

但是南都希望不要趁转型之机提升个体户税收水平,以转型为名,将不符合政府产业要求的个体户驱逐出市场。

因为个体工商户是最基层的草根经济,资金量小、受过基本工作训练的人,随时都可以用较小的代价进入市场,个体户成就了中国市场经济最早的基础,是中国民间人士最大的市场熔炉。中国之所以能在城市容纳如此之大的农村就业者,服务行业遍地开花,个体户的发展模式功不可没。没有个体户的发展模式,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绝不可能如此快速。

但是个体户的小规模经营正在遭遇挑战。中低端个体经济一则与某些城市自封的“国际大都市”形象不匹配,二则与服务业的高端走势不相称。北京正在集中力量塑造“北京服务”品牌,建立辐射全国、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现代服务业产业体系,目前金融服务、信息服务、科技服务、商务服务等四大行业占服务业比重达到49%,引入的服务人才也是高端服务人才。

社论指出个体户升级可能成为淘汰已现征兆,北京针对低端外地人的淘汰业已开始。自2003年开始,北京顺义区逐步清理整顿小百货、小食店等“五小”企业;升级改造餐饮、洗浴、美容美发等传统服务业,同时奖励雇用本地人的企业,2010年下半年来,房山、丰台等区县纷纷仿效。而在2011年1月“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工作会议”上,“以业控人”、“加减法”规划出台。北京市政府相关领导明确表示,屏蔽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行业形态;小百货等17类业态将提升审批准入门槛,约涉及30万户商业主体、100万流动人口。低端人口被驱逐,个体户通过引导逐渐退出市场。

社论最后写道,没有活跃的个体经营,不可能有庞大的有活力的城市服务体系。大城市的个体户升级过程,不应成为消灭个体户的过程,而应成为小型企业降低门槛,从各方面做实市场经济基础的过程。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

前言:上世纪1960年前后,一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在中国大地上肆虐蔓延,农村更甚,河南是重灾区。1970年代初,我上中学时,家里只三间房,其中一间 租赁给了进城积肥的生产队的两个农民。夏天的夜晚在院子里纳凉之时,其中一个农民给我讲述了农村1960年大饥荒的亲身经历,甚至讲到过饿极了的人吃死人 肉,杀小孩子吃。在红旗下长大的我感到震惊又可怕。中学毕业后,我到农村插队劳动将近4年,接触到更多的农民,听到了大饥荒时的更多事情。可惜那时候我只 是听却没有记录下来。直到今天,我决心记录南阳家乡1960年大饥荒的真实情况,已经相继采访了一些当事人。其中有的人善于描述,如之一的李某某。有的人 不善于表达,如之五的那个农民。可我坚持一条,那就是忠实记录,只在表述上理顺次序而不作任何添加,尽量保持当事人的原始讲述。我今天公布这些实录,一是 让大家知道那段真实而惨痛的历史,二是提醒自己要有毅力把这项工作继续下去。我如今还在上班,只能抽时间采访整理,只好采取先城后乡,先近后远进行采访。 以后退休时间充足了,我要多往农村去采访更多的老人,为南阳1960年大饥荒时留下一部民间实录。

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之一

口述人:李某某 男 74岁 退休干部 2006年11月11日下午记录于李某某家中
  
要说60年大饥荒,根子还在大跃进吃食堂炼钢铁,我就从58年说起吧。

我 在1957年响应号召大鸣大放,给领导提了意见,被打成右派分子,下放到南阳地区方城县杨楼公社黄狼山大队监督劳动。58年可以说是风调雨顺大丰产不丰 收。为啥子?人为造成的,听我慢慢说。夏季麦收,浮夸风盛行,虚报产量,亩产300斤小麦能报800斤,其实那时候小麦亩产大多是200多斤。当时实行统 购统销,上级以下边报的粮食产量按比例留口粮。因为虚报的产量高,上缴的小麦也多,生产队留的口粮就少。有的队小麦基本上征收完了,有的队千方百计瞒一 点,口粮就能多留一点。例如在杨楼公社,有的队人均口粮有60多斤小麦,有的队人均口粮才20多斤小麦。我所在的大队土地多,58年麦季人均口粮近百斤, 在全县可以说是是寥寥无几。黄狼山大队还存有一些黑豆,当时每个生产队是一个食堂,吃食堂时,队长挺精明,把黑豆磨成豆腐,搀到稀面条汤锅里,再和点面, 看着稠乎乎的。夏天在食堂里还基本能吃饱,到了八九月份,大炼钢铁开始了。一个公社或几个大队集中到一块,修建小高炉炼钢铁。杨楼公社的炼钢铁处选在一个 叫尚洞的岗坡上,一共修建了800个小高炉。修建时都是就地取材,挖土和泥巴垒成圆柱体,外径80公分到1米,内径60公分左右。把农民家里的水缸砸破, 再把缸渣碎片碾成沫子做高炉底座的内芯。小高炉修建的多,看起来密密麻麻,点起火更有气势,夜里十多里地外都能看见火光冲天。公社一个领导知道我有些文 化,就让我写诗歌颂扬小高炉。我写的顺口溜现在还能背下来:天上繁星点点,地上红光闪闪,王母惊呼玉帝打颤,感叹天上不如人间。

烧炉子的 燃料起初是木料,杨楼公社范围内,碗口粗的树木全部砍完当柴火,另外家家户户的门板、木床、桌子、椅子、凳子,都拉到小高炉处当柴烧。专门有人负责劈柴, 那些柜子箱子,八磅大铁锤砸下去就粉身碎骨,然后把这些干柴垒成垛子,有两米多高,一米多宽,象寨墙似的,最多时弯弯曲曲足有一里地长。砍伐的树木锯成半 米长或一米长的树段,也堆成堆,把这些湿柴搭配着那些干柴烧。有一次要放卫星,就是800个炉子都冒火,连续烧七天七夜。一般是两三人包一个炉子,人都得 在炉子边守侯着,瞌睡了就打个盹。你得保证七天七夜不能停火,如果哪个炉子火灭了,检查团发现就要“炒铁蛋。”就是五六十人到上百人的积极分子围成一圈, 勒令那些炉子灭了火的消极分子站在中间,这边踢一脚,那边打一拳,把那些消极分子打的晕头转向。有一个农民对炼钢铁说了怪话,被别人揭发。为了杀一儆百, 干脆临时搭建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台子,几十个积极分子把那个说怪话的农民围在中间,打的鼻青脸肿。最后那个农民被一脚踢下高台,摔得顺嘴流血动弹不得,也不 知道后来是死是活。炼钢铁天天吃蒸红薯煮红薯,吃的人只吐酸水。58年那年秋庄稼长的好,红薯又多又大,有经验的老农估计亩产在3000多斤。可男女劳力 都去炼钢铁,庄稼丰产不丰收。秋天又下了连阴雨,红薯沤烂在地里,也没晒红薯干。豆荚炸口豆子发芽,玉米在秸杆上发芽有一砟多长。你想想,如果当时把那些 红薯收回来储存到地窖里,能当多少人的口粮啊!后来木柴树段烧光了,公社就组织农民去平顶山担煤。从方城到平顶山100多里路,一路上看到地里的红薯被犁 翻起来扔在地里,担煤的农民带着做饭锅,走到那里,就捡路边地里的红薯煮着吃。小高炉用当地的贫铁矿石,铁矿石烧化后,个别炉子流出来一些黑乎乎的铁,可 是铁和渣凝结在一起,一敲就破。烧到冬天,上级又要求修建20个高6米的大高炉,外径有两米到三米,内径有一米到两米,底座还是用缸渣碗渣碎片碾成沫子。 因为缸渣不够了,就砸农民家的瓷碗。经过所谓的土专家指导,这次大高炉除了用铁矿石,还用“引铁”,就是把铁车轱辘,农民家里的铁锅、铁门环,铁门鼻等铁 器收集一空,放到高炉里。当铁矿石烧化时,还要放石灰石,目的是促使铁浆和铁渣分离。20个大高炉确实炼出了1000多斤铁,产量最高的卫星炉产有二三百 斤铁,都是一种粗生铁,据说能打造简单的犁铧等农具,别无他用,真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
  
大炼钢铁后,秋庄稼没收回来,大队小队家底 都空了。59年初,我又被押送回南阳附近的环城公社包庄生产队劳动。那时候农村食堂还没散,顿顿喝用麦糁子搅的稀饭,十天半月才吃顿稀面条,饿的前心贴后 背。59年麦子收成不错,可还是虚报产量,统购透底,生产队存粮很少。59年秋季干旱歉收,用农民的话说就是半收。红薯亩产有1000多斤,玉米高粱豆子 收成差。到了60年春季,饥荒就显露出来了。从3月份开始,就开始饿死人了。也就是这时候,我又被押送到十里庙砖瓦厂劳动,那里有定量供应,现在回想起来 是救了我一命。6月份麦子成熟时,我们在外面劳动,看到附近的地里,有人饿的忍耐不住,掐麦穗揉搓后吃麦籽。当时有许多从唐河等县逃荒过来的灾民,个个面 黄肌瘦,他们先被集中到南阳收容站,然后被送到砖瓦厂。一个唐河县祁仪公社的小伙子偷偷告诉我,他们那里树皮被扒吃光了,大雁在野地里拉的雁屎,人们也捡 着吃。饿死的人很多,有的村子死人都没人抬出去掩埋,因为都饿的走不动了。一天傍晚,我进城路上,看到一个个饥民面无表情,夕阳下拖着瘦长的身影,在路上 蹒跚挪动。有的走着走着,就一头栽在路边,再也爬不起来了。真可以说是饿殍载道,可是谁也无力去救去管。我老家是邓县文渠公社李楼村,100多口人饿死 20多个。其中一家是地主,别人敢去偷青苗吃,他一家不敢,结果11口人被饿死7口。由于文渠公社饿死人多,区委书记郑某某害怕追究责任,就开枪自杀了。 60年秋季收成好一些,又开始了“拔钉子”,凡是拿印把拿勺把的基层干部,统统集中起来整治批斗,连邓县的县长和县委书记也不能逃脱。县长和我是熟人,后 来告诉我,在“拔钉子”期间整天喝稀汤,饿的受不了,有次上厕所,看见墙头上搭有半干的红薯秧子,就拽下来往嘴里填。南阳地区邓县、唐河县是重灾区,唐河 县饿死50多万人,县委书记害怕上级追查,领着全家跳井自杀,只有大儿子自己爬上井口,还有一个儿子在外地上学得以幸免。

以我的亲身经历来看,我认为60年大饥荒饿死人不是天灾,而绝对是人祸。

毛罄江,观察

缅甸百废待兴:机遇和风险并存

缅甸现在的气氛可谓是百废待兴。欧盟对其暂时取消制裁的做法使得缅甸有机会实现大范围转型。但德国伯尔基金会(Heinrich-Böll-Stiftung)的专家指出,转型的过程中也酝酿着风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内凯丁(Nwet Kay Khin)用缅甸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情景来形容该国目前的政治现状:"我现在的感觉和仰光全城停电时的感觉差不多。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夜晚有多么黑暗。突 然来电的时候,孩子们会在街上高兴的大喊'嗨'。所有的人都非常高兴,因为他们又可以看电影,煮米饭或者打开洗衣机。但刚刚过了5分钟后又开始停电,人们 的'嗨!'变成了'哎呀!'。"
 
 picture made available on 29 July 2009 shows the general view of cargo freighters on the Yangon River and the BoTaTaung Pagoda in BoTaTaung Township, Yangon, Myanmar, 28 July 2009. A verdict in the trial of Myanmar opposition leader Aung San Suu Kyi for violating the terms of her house arrest is expected on 31 July. Suu Kyi, who has been confined for 14 of the past 20 years, faces an additional three to five years of detention for breaching the terms of her house arrest for allegedly allowing John William Yettaw, a US national to stay, after he swam to her house-cum-prison on 03 May and stayed there until 05 May. Suu Kyi's two housekeepers, Khin Win and Win Ma Ma, are also on trial. EU nations and the United States have stepped up sanctions against Myanmar to exert pressure to release the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and other poltical prisoners, but critics say sanctions have little effect in changing the military juntas actions. EPA/NYEIN CHAN NAING +++(c) dpa - Bildfunk+++

改革突飞猛进

缅甸的民主化过程是一条希望和失望并存的路。如果是两年前,没有人会相信这一过程会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发展。

德国绿党驻欧盟议员洛赫比尔德(Barbara Lochbiler)在一次柏林伯尔基金会举办的活动上表示:欧盟曾经连续30年向缅甸发出同样的呼吁却没有看到任何改变,而现在的情况终于让人们感觉到 整个局势在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她对此感到欣慰。与她在此一道讨论缅甸现状的还包括一系列学者、政客以及媒体的代表。


Podiumsdikussion in der Heinrich Böll Stiftung zum Thema Birma - einen Schritt weiter auf dem Weg zur Demokratie.

Foto: Rebecca Roth, April 2012 德国伯尔基金会组织的嘉宾论坛现场

仰光"声音"(The Voice)月刊的记者内凯丁表示,特别是在媒体方面,缅甸正在经历巨大的变革。2008年期间还有至少20%的文章会被审查部门"枪毙掉",而目前这一 比例只有10%。缅甸的记者们如今可以报道的选题范围大了许多,甚至可以写与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NLD)、环境保护以及侵犯人权有关的文章。

今年4月,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姬以及其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竞选获胜的消息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热烈反响。作为对此的认可,欧盟上个月决定将对缅甸实施的制裁措施暂停一年。
 
民主道路上的绊脚石

但是,缅甸民主转型的过程究竟有多么坚实的基础呢?参与讨论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这一基础目前还不太牢固。柏林政治经济基金会的客座研究员洛尔赫 (Jasmin Lorch)一口气列举了三种可能危害到民主化进程的风险:其一是政府和该国少数民族之间郁积的冲突风险。其二是该国民间组织的力量尚且不够。第三是缅甸 政府和反对党派全国民主联盟之间还有可能爆发更大的冲突。

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东南亚办公室主任的帕哈里(Jost Pachaly)提出疑问:"如果全国民主联盟在2015年的议会选举中能够再次获得今年4月这样的压倒性胜利时,情况又会怎样?"那时缅甸政府就会陷入 类似1988年一样的处境,当时由昂山素姬领导的党派所获得的竞选胜利并没有得到政府的承认。
 
缅甸引起广泛关注

那么,欧盟之前暂停对缅甸实施制裁的做法是否有些操之过急?洛赫比尔德对此表示赞同,她原本希望欧盟能够逐步放松对缅甸的制裁,这样才能保留一些继续向该国政府施压的筹码。同时,她也清楚,目前对缅甸的制裁措施并没有使得该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

帕哈里认为,缅甸向西方开放的做法引入了一套积极的竞争机制。他介绍说,缅甸以前只能依靠中国的投资方。现在,除了中国以外,政府还可以和东盟、美国、欧 洲的国家建立合作。记者内凯丁对此表示赞同,并指出缅甸现在急需境外投资。而这种需求不仅仅体现在经济方面,也体现在教育方面。同时,她希望,缅甸不会陷 入完全依赖发展援助组织的境地中。

这样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自总缅甸实施改革以来,不仅仅是经济机构,也包括发展援助机构都被推上了起跑线。洛尔赫已经从一些缅甸非政府组织那里听到过"别用你们的善意害死我们"的说法。所以,帕哈里也强调称:"缅甸的改革需要时间和谨慎的态度。"

作者:Rebecca Roth 编译:任琛
责编:石涛

梵蒂冈教廷谴责中国擅自任命主教

梵蒂冈教廷谴责中国官方自行任命天主教主教的非法行为,并指责中国迫害效忠于梵蒂冈的天主教徒。
梵蒂冈天主教教廷星期四谴责中国官方认可的天主教爱国会不顾教廷的警告,继续非法自行任命天主教的主教。梵蒂冈表示,教廷不会承认中国官方任命的天主教主教。

总部在美国的基督教机构“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就此表示,梵蒂冈谴责中国自行任命天主教的主教,是因为这关系到天主教的教规,

“对 梵蒂冈来讲这是一个教义的问题 。这是一个神职人员他自己的权利,他对自己宗教信仰的素质问题,而不是所谓的政治议题。我作为一个基督徒也能够理解这一点。你能够想象到教堂里的牧师、传 道或者神职人员都需要一个无神论的政权来去筛选、培训、来拿到他的资格才能够讲道,带领查经吗?”

梵蒂冈还谴责中国当局迫害效忠于梵蒂冈的中国天主教教徒。梵蒂冈坚持,教廷有权为中国的天主教主教祝圣, 但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将之视为外国的干涉。

最近,中国政府加强了对基督教家庭教会及天主教地下教会的迫害,傅希秋表示,这是由于他们拒绝参加中国官方的三自爱国教会,

“从 最近我们所了解到的一些案例来看,在全国各地包括黑龙江省三月底也有150多名家庭教会的领袖被抓,包括十几位外国人。在四月十四日,也有53 位在河南叶县的家庭教会领袖被抓。在湖北、湖南、山东都受到打压。所以,我们看到了整个宗教自由的状况可能要面临着一个大的倒退。”

报道说,中国目前有570万天主教教徒,有些效忠于教宗本笃十六世,有些是中国共产党政府认可的天主教教会的成员。在纽约的中国学者谢选骏认为,中国的共产党政权不会放弃对中国天主教徒的控制,

“如 果允许梵蒂冈恢复对天主教会的一个所有权,那他是不是要允许以前的中国土地的地主们都恢复对土地的所有权呢。这个问题就牵扯到如果它都允许把这些抢来的东 西都还给物主的话,那共产党就垮台了嘛,共产党手里就没有任何特权了。所有他们在民主化以前是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中国共产党1949年在中国大陆掌权两年后的1951,杜绝了与梵蒂冈教廷的关系。梵蒂冈多次表示,愿意与中国大陆就建立外交关系展开对话。但是中国官方回应说,梵蒂冈必须首先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因此,至今双方仍没有恢复正式的外交关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胡佳今天被警方带走


陈光诚逃离监禁与胡佳见面2012年4月28日路透社
陈光诚逃离监禁与胡佳见面2012年4月28日路透社
Reuters/路透社

 法广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今天(4月28日)被警方带走。他的妻子曾金燕在推特上发消息说胡佳约5点半被警方传唤带走。消息说估计最早八小时内回来,如果有需要,可以第二次传唤延长时间。胡佳在被带走的路上也发出短信:“我被警方传唤了。正去公安局。” 胡佳。

目前警方没有说明带走胡佳的原因。胡佳昨天周五证实他在北京见到了最近从山东家中逃出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胡佳的夫人曾金燕在推特网上发布了胡佳和陈光诚见面的照片。

内幕:温家宝曾向政治局提出政改方案

   一位政治局委员的身边人,曾向我的一个朋友吐露,温家宝向政治局提出过政治改革的方案。
  
   这个温家宝政治改革的方案,是个渐进的政治改革方案。但是,最终目标是结束中共一党独裁,建立政党竞争竞选的制度,废除政法委干预司法,建立独立司 法制度,实现司法透明和政治透明制度。温家宝这个政治改革方案,还包括全国人大代表直接选举产生的制度,和由直接选举产生的人大代表选举产生总统总理的制 度。不过这个方案也提到,总统最终要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这个方案支持开始政改时,要从人民直接选举乡镇长和县市长开始。
  
   但是,这个政治改革方案,被中共的政治局否决了。政治局的大多数,为了维持中共的权贵腐败特权利益,为了维持一党独裁带来的特权利益,不同意温家宝的方案。

   温家宝对现在的这届政治局很是失望。但是,温家宝对下届政治局有信心。因为时代在变,新的年轻的政治局成员,将会越来越多同意温家宝的政治改革思想。


周亚辉

从龚刚模到谢亚龙 刑讯逼供的“黑打”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李庄揭发重庆“黑打”,曾经把龚刚模悬空吊了八天八夜。周二原中国足协副主席谢亚龙在法庭翻供,揭发被抓第二天就坐了老虎凳,警棍塞进嘴里,也裸体受审。2010年之后,“黑打”也开始对待持不同政见人士。
  
从龚刚模到谢亚龙 刑讯逼供的“黑打”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3月10日,李庄在与洪道德、杨帆教授等人对话时,谈到了他在2009年办理龚刚模案件时了解到的重庆“黑打”中刑讯逼供的一些情况。龚刚模先是关在 南川看守所,关了2个多月,没有挨打,警方也没有拿到想要的口供;后来他被转移到到铁山坪民兵训练基地,到那儿就被悬空吊了起来,脚尖可以踩到电脑桌,但 脚跟踩不到,一吊就是八天八夜。龚刚模大小便失禁,大便顺着裤口下来,警察让他手捧大便到卫生间,脱下短裤擦地板,之后再裸体吊着讯问。采用了这样一种手 段之后,自然是想要什么口供就能拿到什么口供。李庄想要在法庭上揭露刑讯逼供的事实,结果自己成了罪犯,被判了徒刑。这表明王立军在重庆“黑打”的一套做法,受到了保护,得到了肯定,尝到了“甜头”。
  
从龚刚模到谢亚龙 刑讯逼供的“黑打”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足协官员谢亚龙05年访德( 资料)

  4月24日,原中国足协副主席谢亚龙受贿案在丹东开庭审理。谢亚龙律师金晓光向法庭递交并向媒体公布了申诉书。申诉书称,2010年9月3日,谢亚龙 被专案组人员从国家体育总局带走,4日晚上,专案组在沈阳市的一个进修学院的招待所的204房间对谢亚龙动了刑。“谢亚龙被强迫坐在老虎凳子上,手脚均被 铐着。专案组A队长、B队长,用拳头打谢亚龙胸、背,扇耳光子,掰谢亚龙的手,C也参与了殴打。A队长打得最凶,他们还用电警棍电击谢亚龙,甚至把电警棍 强行往谢亚龙嘴里塞,还用电警棍殴打谢亚龙。A队长、B队长还强迫谢亚龙脱光,坐在老虎凳子上,用盆给谢亚龙从头往下浇冷水,并威胁说,不说就把你拉到水 管下冲。”谢亚龙配合“招供”后,案件转到了检察院。检察院想要对谢亚龙的受贿额加码,谢亚龙起先不配合,检察官“E等又在9月下旬和10月两次把谢亚龙 从看守所提出来,带到先前羁押的进修学院招待所,采用两班倒,连轴审讯,不让睡觉,打盹、低头都不行。从早晨7点半一直审讯到夜里12点,然后交给另一拨 审,这一拨审讯到凌晨5点半左右交给看守看管,7点钟吃饭,吃完饭就等着E等再来审讯。”就这样,检察院得到了想要的口供。请注意,刑讯逼供的行为都不是 在法定的羁押场所,而是在什么“招待所”、“训练基地”。显然,2009年重庆“黑打”立竿见影,“黑打”主导者加官晋爵,使王立军的一套做法迅速推广到了他的老家辽宁乃至全国。

  笔者与公安机关打交道20多年,在2010年以前很少听到持不同政见者被刑讯逼供的情况。但是在2011年,北京几乎所有被羁押的持不同政见者,例如 余杰、滕彪、古川……,都在非法定的羁押场所挨打、受辱。余杰说:“他们脱光我的衣服,将我赤身裸体地推倒在地上,疯狂地踢打。在殴打的过程中,他们还拿 出照相机拍照,并得意洋洋地说,要将把我的裸体照片发在网络上。他们把我按住跪在地上,先后打了我一百多个耳光,甚至还强迫我打自己的耳光,我必须让他们 听到响亮的声音,他们才满意,然后发狂地大笑。他们还用脚踢我的胸口,把我踢倒在地上后再踩在我的身体上。我胸口的一根肋骨像断了一样,后来疼痛了长达一 个月的时间,连弯腰起床都感觉十分困难。”“他们不断地用粗话辱骂我,骂我是卖国贼,是汉奸,是垃圾。同时,他们还辱骂我的家人和朋友。接着,他们强迫我 跟着他们的说法来骂自己。如果我不骂自己,他们就加倍对我拳打脚踢。”大面积地对持不同政见者实施刑讯逼供,说明这不是个别公安人员的个人行为,而是在有 组织地推行重庆“黑打”的“经验”。

  这就让人不能不联想到“乌有之乡”网站在薄熙来、王立军倒台前开展的联署签名运动,要求恢复宪法“惩办卖国贼”条款和制订《惩治汉奸法》。有了这么一个法,再加上重庆“黑打”那么一套刑讯逼供的拿手好戏,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炮制出成千上万的“汉奸”、“卖国贼”。
  
从龚刚模到谢亚龙 刑讯逼供的“黑打”要把中国引向何方?
作者陈子明

  薄熙来、王立军这些人搞“红唱黑打”,使中国有可能走上法西斯主义的道路,使“法治中国”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温家宝最近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强调要“加强依法行政和法治政府建设”,应当说是有现实针对性的。

  作者:陈子明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陈子明,1952年生人,毕业于北京化工学院和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曾任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民办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周报》总经理。多次因参与民主运动系狱。

胡佳:陈光诚在美国驻华使馆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星期五(4月27日)说,陈光诚目前在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里。

胡佳对BBC说,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逃出山东他被软禁的家中后,他在北京见到了陈光诚。
 
胡佳的夫人曾金燕还在推特网上发布了胡佳和陈光诚的一张照片。
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在例行记者会上8次拒绝就陈光诚去向发表评论。

胡佳对BBC表示,陈光诚策划这次逃亡已经很久了。

他说,陈光诚在夜间爬过了软禁他的高墙。由于他是盲人,几次掉到地上。

胡佳说,陈光诚的逃亡得到了一些志愿人员的帮助。
40岁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周五通过网络视频向中国总理温家宝发出呼吁,要求温家宝亲自过问,调查有关他遭到迫害的事件。

在此之前,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透露,陈光诚目前在北京,百分之百安全。

陈光诚在网上发布的一段录像中,请求温家宝总理彻查山东临沂当局对他一家人的非法囚禁和暴力伤害。

他还要求确保他的母亲、妻子和孩子的安全,并要求调查用于非法囚禁他一家人的维稳经费及其中的腐败行为。

陈光诚要求将调查过程与结果公之于众,并依法处理。


陈光诚和胡佳
胡佳的夫人曾金燕在推特网上发布了胡佳和陈光诚的最新照片,拍摄地点未透露。

BBC

陈光诚惊险逃亡细节:趁看守5秒取水翻墙而出

    一个情节不能忽视:达赖喇嘛在陈光诚翻墙逃离前或者同时,在加州应恳求专门为陈光诚做了祈福。
   
     《泰晤士报》中国盲人异议者陈光诚从软禁中逃脱
     原文:Blind Chinese Dissident Escapes House Arrest
      作者:Leo Lewis
     发表:2012年4月27日
   
    (译者网) 中国的人权活动家中的领军人物陈光诚已经在他位于东部山东省东师古村的家中被禁闭了一年半。他家周围都是当地的流氓,他们阻止陈光诚和他的妻子外出。
      这位有着人格魅力、自学成才、为了强制流产抗争的活动家的命运是一场意志考验,并让执政的中共对人权活动者们的打压黯然失色。这些人因为他而聚集,为了能接触到他而被东师古的流氓们殴打,这又让陈光诚被广为人知。
   
陈光诚惊险逃亡细节:趁看守5秒取水翻墙而出

    网络时政漫画家“变态辣椒”为陈光诚PS的海报《逃离东师古》
   
     陈光诚小时候因为一场高烧而失明。在本周日的晚上他爬过家里的院墙,然后一个人,没有任何辅助地走了数小时,直到他联系到何培荣,他的朋友们中领头的一名活动者。何女士在其他朋友们的协助下接走了陈光诚,并开车把他送到了一个安全地点。
     何女士拒绝给出他的下落的细节,只是说他不是在山东省。她说她联系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但是陈光诚没有在那儿避难。她对本报说:“我们让他来决定,并和他断了联系,这样可以确保他不会因为和我们的联系而被发现。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安全。”
   
     她说,为了这次逃离,他准备了两个月。
   
     她说:“他很少离开家,总是躺在床上,这样看守就会觉得一个星期看不见他是完全正常的。他整晚都醒着,倾听看守的脚步声。他知道看守要花五秒钟去取水,然后再花五秒回来,他就利用这10秒的时间跑到另一个房间,躲在那儿,然后翻过了墙。”
   
      “那天晚上,光诚摔倒了很多次。因为不是很了解那个村子的地形,他一直在翻墙。他还趟过了一条小河。他设法和我联系上了,我用车子接上了他。他的衣服全湿了,浑身是泥,他的腿也受伤了。”
   
      “他决心跑出来。他曾经试图挖地道逃跑,但是被发现了,现在后院被浇了水泥。”
   
     周四,当村里的官员发现他们的囚犯逃跑了之后,她开始为他感到担心。
   
     镇里的主任张健暴怒,他带队搜索陈光诚大哥的家,陈的侄子陈可贵刀砍了入侵者,张健受伤。一名在(美国)德州的活动家傅希秋(Bob Fu)这样告诉美联社。陈可贵和陈家的另一位陈家人的下落现在不明。
   
     2005年,因为曝光山东官员为了达到“计划生育”指标而强制流产的活动,陈光诚激怒了他们。2010年,在因“阻碍交通”被判刑四年,期满后他被正式释 放。去年年底,官员们开始放松一些对他施加的秘密的法外拘押,让他77岁的老母亲可以出村去买一些日常用品,也可以下地劳作。
   
     他们还让陈光诚接到了支持者们送的药品。去年九月,他六岁的女儿,陈克思被允许离开家去上学。
   
    

吴国光:陈光诚比薄熙来更能考验温家宝

    (新世纪特稿2012年4月27日) 关注老乡陈光诚很久很久了,事态的最近发展似乎到了一个关头。刚刚传出的陈光诚的视频讲话,真诚感人,催人泪下。我希望温家宝总理能对此作出及时的、有效的回应。
   
    首先,陈光诚的要求合情合理、合宪合法,与温家宝近年来关于政治改革的讲话精神是完全一致的。温家宝常讲,公平和正义就像阳光。现在,身处中国一 个角落的公民陈光诚,呼吁公平和正义的阳光能够照到山东沂南东师古村。就全国来讲,温家宝讲的话做不到,也许可以理解,非不为也,是不能也;而以一大国总 理的权威,如果不能解决本国一个村子里的问题,那恐怕就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东师古村再牛,也牛不过重庆市吧?
   
    其次,温总理本人应该很了解在中国要下情上达是多么困难,对于一个普通民众更是如此。最近的王立军事例显示,像他那样身为重庆市副市长的高级官 员,为了向中央领导层反映重庆的真实情况,尚不得不借道美国驻华外交机构。一介村民的陈光诚,不仅身体上不便,更兼多年被当地官员监禁在家,好不容易能有 这样一个机缘直接向总理反映情况,应该得到总理的特别重视。像陈光诚这样不惧艰险而向总理反映底层政情的作为,应该得到中国政府的鼓励和保护。
   
    第三,陈光诚长期受基层政府官员的迫害,但他还没有丧失对中国政府首脑的信心,选择了总理温家宝作为呼吁的对象。这可以看作是一个中国公民对总理 温家宝所做的最有力量的肯定。从法律上讲,总理应该为政府的一切作为负责;但是,陈光诚显然理解温家宝的苦衷,他看来相信他所受到的迫害不仅不是总理的责 任,而且实际上尚不为总理所了解。现在,总理应该了解到了,那就应该有所作为。如果认为陈光诚不过是一面之词,那么,温家宝至少应该派出一个负责任的小组 到沂南了解一下情况吧?
   
    第四,陈光诚所提出的问题,不是小问题。按照温家宝的说法,重庆提出了"文革,还是改革?"的大问题。那么,我们看到,东师古村更是提出了"权 利,还是权力?"、"法律,还是官员意志?"这样的更大的问题。解决薄熙来的问题,看上去事关重大,似乎并不容易;但是,解决陈光诚的问题,却意义更大。 不少人说,在解决薄熙来问题的背后,有权力斗争的考量;是不是这样,我不清楚。但是,我敢说,解决陈光诚的问题,不涉及权力斗争,只关乎普通民众的基本权 利。我认为,民众的基本权利应该比高层的权力斗争更为重要。从温家宝近年的言论看,也根据中国政府一贯的宣示,陈光诚的问题应该比薄熙来的问题更能得到关 注并得到解决。是不是这样?这要看温家宝和中国政府的行动。
   
    最后,我想强调一个我多年反复申说的观点:基层官员的为所欲为,是中国官民矛盾持续、急剧并严重恶化的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 中国政治变革的当务之急。这不是说高层领导没有责任,也不是说中国目前的权力制度不是问题,更不是说中国政治变革不需要宏观视野和宏大动作。恰恰相反,基 层公共权力是所有这些问题的集中体现,而且是直接关乎每一个公民每日每时的生活的政治体现。"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如果不能解决 这"一根针"的问题,"千条线"怎么彩色、怎么编织、怎么"改革"、怎么"亲民",可以说那都是没有意义的。
   
    目前,中外舆论都在跟踪关注有关薄熙来的种种令人眩晕的信息或谣言。对此,我想到的是法国著名史学家布罗代尔的一句话。他强调,看历史,不能被种种事件的浮嚣泡沫所迷惑,而要看到泡沫下的水流。我认为,陈光诚的问题,就是中国这条大河的水流问题。
   
    根据这种认识论,我愿意再次呼吁中国那些具有开明思想、务实态度和变革意愿的各方面精英,包括政治领导人和自由知识分子,在你们讨论所谓"顶层设 计"、"路线之争"、"文革还是改革"、"下一个十年"之类的宏大叙事的同时,分一些目光到基层事务上来,给底层民众多一些关注,最好能够把解决普通民众 与那些每日每时介入他们生活的公共权力之间的矛盾作为思考中国治理与变革的一个基本立足点。中国进步的症结,也许和薄熙来问题有关,但更多地在于解决陈光 诚问题!
   
    此外,我也愿意向那些大大小小的基层官员呼吁:要你们良心发现也许很难,我甚至也理解你们不得不为政府的恶政而作恶的苦衷,但是,也请想一想你们 自己的命运――被逼急的民众一旦挥刀,首先面对你们的头颅,而不是你们背后的什么国家政策和"维稳"大计。官员再多,多不过民众;稍高层次的官员可以调 离、升迁,他们的家人甚至已经移民国外,而整个恶政的后果一旦结算,你们将无可逃避地是民众愤怒的箭靶。我想你们也都看到过了,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共在清 算旧政权的过程中,国民党高官转身成为中共全国政协委员,继续高举庙堂,而国军的排长、连长们和各地的保长、甲长们,则纷纷被就地枪决。撇开对于这种举动 的道德评说,从今天官民矛盾的恶化想象当年的情景,我感觉比较容易能够理解那样的事态发展了。我不愿意看到历史重复这样的场景,我也相信国人都不愿意看到 这样的场景再次出现。但是,无论愿意不愿意,我们却没有力量决定未来的发展。决定权在你们手中,在你们的领导手中。
   
    2012年4月27日,急就

中共还是铁板一块——倒薄以后

自今年2月6日王立军“私自进入”美领馆,到拖延两个月后的4月10日新华社被授权发布对薄熙来“立案调查”的决定,再一次表明了中共对突发事件的反应仍旧僵化和黑箱操作。其实,别说这么件大事,就是小事,中共也全是黑箱作业。这本来是共产党的家丑,可人民日报评论员却把这窝里斗说成是共产党的“自我纯洁”,再一次自我贴金,又“伟光正”一把。

围绕薄熙来事件,中共利用官方媒体引导国内的舆论,却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做详细具体的报导,只收集党内各级领导的表态和所谓民众的反应。此外,还安排“知情人”把拟定好的“消息”传递给他们指定的所谓 “民间人士”,如王康,让王康以私人身份把“内情”透露给外国媒体。在海外,美国之音中文部资深记者海涛紧跟配合,特意撰文追捧王康这种被授意做官方传声筒的非正常行为,以此强化中共对舆论的导向。中共还通过它的传声筒以“知情人”身份向海外有些媒体,如博讯,以“首发”形式传播真假掺杂的消息。迄今为止,对此事件,海内外媒体的第一手资料实质上都出自中共之手,所以舆论基本上受中共导向,既便有人力图分析推测,也不得要领,更无人知晓事实真相。

在国内,各色文化人或挺薄,或挺温。除了王康做官方传声筒外,还有沙叶新为温家宝撰文叫好,说 “温面目和善”,“温面貌端方”, “温眼常含泪……有恻隐之心”, “拿温和他的某些同僚们相比,更是极为难得,极为稀罕。”等等,等等。如此肉麻,一个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荡然无存,用这类吹捧党魁的文字来评论倒薄的正当性和正义性,实在令人喷饭。挺薄人士中,有大学教员王铮,向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发出公开信,要求会见人大代表薄熙来,用国法高于党纪,向中共最高当局发难,以此救薄熙来于水火。殊不知,共产党的党纪和中国现有法律本来就是冲突的。共产党用党纪整肃薄熙来乃是它内部的事情,不关党外人士的事;现在王铮认为党纪高于法律是错误的,这样侵犯了薄熙来的人大代表的特殊权利。那么王铮首先应该问薄熙来,你当初干嘛加入共产党?入党可以不服从党纪吗?难道薄熙来出事前的胡作非为可以不受法律的限制?那时有谁出来说话了?出了事的时候王铮却说薄要受法律的保护。以我之见,在中国,用入党谋取私利者应该放弃法律这个保护伞。

在海外,各色人物也即刻忙碌起来,有上电视台为薄熙来说话的,说薄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现在中央对薄的做法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有人撰文追捧温家宝,说倒薄是中共启动改革的契机;也有人私下打电话到处游说。我在芝加哥的两位法轮功朋友接到游说电话,说是要法轮功的《大纪元报》登载王铮的公开信。凡此种种,令人眼花缭乱。不料想,我自己也接到香港打来的游说电话,告诉我周永康在北京已经调动武警,天上有战机巡视,地上有军车调动,并劝我赶紧写文章挺温家宝,还说既便要追查中共高官的腐败,温家宝也应该是最后一个被追查的,还一再要我点穿,余杰是周永康放到海外咬温家宝的一条狗。

一时间,各种消息、猜测和判断铺天盖地:周永康与薄熙来勾结谋反,周永康绝地大反击,周永康调动武警和军车进京,战斗机不断穿过北京上空。还说什么,周永康在背后挑动重庆百姓上街抗争。在我看来,海外形形色色的人,挺薄熙来也好,挺温家宝也罢,他们的猜测和判断,多半被中共直接和间接释放出来的消息所忽悠;有的一厢情愿地臆想,希望事情发展成他们愿意看到的那样,有的在中共的思维框架中打转转,把共产党分成左右派,用的是过时的阶级斗争理论,生搬硬套在倒薄事件上。

四月十三日时,我电话中对一位媒体人说:“你们别胡猜瞎判断了,中共整不到周永康身上。中共是能捂就捂能盖就盖。”对方大吃一惊,说:“啊!?周永康已经和温家宝撕破脸了,他们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我说:“你死我活是共产党对人民而言的党思维,而他们对内部则是同舟共济,全力维稳。”

现在的中共党魁有深重的危机感,所以,他们对内部高层的腐败是能捂就捂,能盖就盖,捂不住盖不住了才不得已开刀。就倒薄事件而言,温家宝所谓的“会给人民以回答”,实属不得已。如今的胡温已经没有当初毛泽东、邓小平那种经常整肃党内的臆想政敌的能力了。胡温的心态是,尽量保住共产极权的铁板不裂,破船不沉。要不是王立军的鱼死网破之举,中共未必把薄熙来的问题公开化。倒薄事件并不是海外某些人所称的“中共大分裂”,“改革的契机”。此外,海外对周永康的猜测也离谱,说周永康必定步薄熙来后尘,必被整肃。其实,周永康长期掌握司法国安,对中共内部而言,他是一把双刃剑。中共高层没几个干净的,整来整去没准就整到自己头上。不到迫不得已,中共犯不着把周永康揭个底儿朝天,他已经七十岁了,让他退休也就结了,这样更有利于中共内部的稳定。

那些寄希望于温家宝的人认为温家宝可以借“倒薄”推动民主改革,这真是自作多情,自己犯傻。这些总是对中共抱幻想的人一直认为“中共不是铁板一块”,里面也有好共产党员,有改革派,他们能拯救共产党。

这些人认为的好党员无非是,为人正派,有正义感,不贪污腐败。他们往往是好家长,好丈夫,好同事,既有人性又不整人害人的好干部,但是,这些“好党员”首先是服从党纪的有党性的工具。他们既不能改变中共的罪恶史,又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中共的性质,对中共日益加速的腐败与堕落,他们更无能为力。中共烂到这般地步,改革已死,中共内部有多好的党员,也无济于事。

我这个从中共红窝里出来的红色后代太了解这一点,因为我家中的老一辈共产党员们全都是再好不过的“好共产党员”,好到我这个反共分子都感动的地步。我家这么多共产党员竟然没出一个坏的,可在关键时刻他们又都是服从党性的“好党员”。上至我大伯那样的部长级老党员,八十年代的北京市委书记,从不整人、两袖清风的好书记,今年一百岁,是共产党发动的“一二九学运”领袖、现今留下的唯一的活恐龙;下至我的吴西叔叔那样的前唐山市烟酒公司总经理,这位十七岁就做我奶奶警卫勤务员的大字不识的孤儿,由我奶奶天天教他写字读书,成长为一位特别好的共产党员干部。烟酒公司总经理是肥缺,可吴西叔叔的工资养不起三个下岗的儿女,靠我大款的哥哥定期寄生活费支撑生活。二00七年吴西叔叔去世,死得很穷,妻子一辈子家庭妇女不工作,他这一死,真是只留给了家人清贫一生的清名。葬礼那天,我哥哥带上他和我大姑凑起的两万块钱,从北京开车开到唐山去送钱。在中国现今这种腐败透顶的社会,吴西叔叔却清贫度日,这种共产党员有多感人,有多好。我敢说,吴西叔叔从始至终都是人民的一员,一生廉洁,可他离民主改革却很远,可以说完全没关系。别说低层的好共产党员,就是那些高层的好共产党员未必就能对改革起作用,稍微开明一点的就会被整下去,赵紫阳和胡耀邦就是实例。

共产极权的特性就是在关键时刻由最高层的几个人甚至一个人起作用。这个制度又从上到下地控制着整个社会,包括思想和言论。虽说它已经从早期极权的僵化教条蜕变成今日晚期极权的实用和投机,但是在关键时刻,最终拍板起作用的还是上层那几个人。对内部整肃,他们仍旧采用黑箱作业;对外部镇压,他们仍旧采用死硬手段。他们对媒体的控制和导向愈趋精致化和多样化:收买、封锁和垄断,无所不用其极。在薄熙来事件上,他们表现得淋漓尽致。

中共这种现状还是铁板一块的状态。薄熙来事件尽管闹得风声满世界,中共并不会像有些人所臆想的那样出现分裂,也不会在整倒政敌后启动政治改革。其实,清醒的人们早就看出,要使铁板破裂只有两条路:或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改革人物从内部瓦解它,或发生人民革命从外部打破它。

今天的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改革人物已绝无可能,因为,中国现今政治情况与当初苏联的政治情况很不相同:当初的苏共没有当今中共如此庞大巩固的利益集团,当初的苏共高层没有当今中共高层这样背负着如此巨大的贪污腐败的包袱。中共今天的利益集团遍布党政军界、财政金融界、商业界、产业界、体育界、文化界、医疗界、教育界…… 再看看党外,看看“文化名人”沙叶新肉麻地吹捧温家宝这样一个党魁,看看“民间思想家”王康心甘情愿为党效力、替党说出党不便公开说的话,你就能多少看到今天的所谓文化精英已经堕落到何种地步——以谄媚权势为荣。在时下这种腐败透顶的中国社会,人民抗争的微弱呼声往往被共产党的稳定压倒一切和文化人的谄媚权势之声所淹没。

让我们用清醒冷静的头脑面对这一切和极权铁板,不幻想,不失望。哪怕世界变得再荒诞,铁板再僵硬,有着光荣抗争历史的中国人民也终将把这块极权铁板砸碎。如果东欧人民和中东人民能够做到,中国人民就一定能做到。

三妹于芝加哥

二0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薄熙来事件可能会推动中国政治改革

    一些中国高级官员和接近中共领导人的人士表示,中共内部的改革派正试图抓住薄熙来近日被免职的机会,在未来几个月推动政治制度改革。
   
    尽管改革最初可能是尝试性的,但中国总理温家宝及其盟友仍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中共“十八大”前,赢取对改革的支持。在“十八大”上,中国最高层领导中的大多数人将会卸任,中共届时将考虑修改党章。薄熙来的很多前盟友此前强烈反对政治和司法改革。
   
    中国中央政府的一名资深官员表示:“宪政改革的条件几乎已经完全具备,现在是合适的时机了。温家宝将大力推进改革,即使在(明年初)退休以后还会继续。”
   
    前重庆市委书记和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停职,他的妻子也因涉嫌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被逮捕,这起事件引发了中共执政合法性危机,暴露出领导层内的分歧。但它同时增强了温家宝的影响力。在此之前,温家宝推动民主改革的努力 被认为是软弱和低效的。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中国精英政治的专家李成说:“在中国围绕宪政的争论中,薄熙来事件是一个转折点。要认为中国能在数月乃至数年内实现宪政,那就太天真了,不过看上去他们会抓住现在这个时刻推动这个进程。”
   
    “温家宝及其改革派赢得了一场战役,但战争还没结束。如果中共想拯救自己,就必须让出部分权力,把自己置于宪法之下。”
   
    一位在法律和司法领域身居要职的中共党员认为,薄熙来倒台是一个分水岭,在此之际一个共识正在形成——甚至连强硬派也加入了这个共识,即中共必须将自身事 务置于法律管辖之下。他说:“根本问题是,中国没有真正的规则,党制定法律,但又说党和党员不受法律约束。这是不可持续的。”
   
    尽管中国已历经三十多年快速而成功的经济改革,但它隐秘的政治架构仍同源自苏联的列宁主义架构惊人相似。一位认同温家宝改革思路的资深官员问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借鉴西方民主制度呢?”
   
    “毕竟,马克思是一位西方人,共产主义也来自西方。”
   
    直到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因牵连到谋杀和挑战中央权威而终结前,多数分析人士曾认为,中共已基本实现了“接班”程序的制度化。

    作者:吉密欧,《金融时报》,译者:何黎

陈光诚事件是否影响中美关系引关注

    美国国务卿克林顿与其他高层官员将于下星期到访北京,举行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陈光诚问题是否成为中美间新的政治难题,值得关注。
   
    美国议会一直反对中国当局迫害陈光诚。2007年10月,美众议院34位议员曾联名致函胡锦涛,要求中国政府释放陈光诚。2011年7月21日, 美众议院通过一项特别法案即“支持陈光诚修正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一家的骚扰和软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到陈光诚事件,最近1次是 去年11月。
   
    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主席克里斯•史密斯4月27日星期五敦促中国领导人对陈光诚遭受当局残酷迫害一案展开全面调查。
   
    本台法语部在北京的常驻记者Stéphane Lagarde报道说:胡佳与陈光诚这两个被监视最严的异议人士的合影令人惊异,目前在中国的社交网络推特上流传,引发很多评论。人们关注陈光诚家人的安 全,声援帮助陈光诚的何培蓉,高玉闪等人目前已经与外界失去联系。
   
    陈光诚虽然成功外逃,他的母亲、妻子和儿子仍受软禁,各界呼吁当局确保陈及其家人的安全。
   
    本文来源:法广中文网

陈光诚难题

    世界闻名的盲人人权活动家、饱受迫害和残酷虐待的陈光诚逃脱中国山东临沂当局对他实行的长期非法囚禁,给中国政府也给美国政府带来了难题和挑战。

*陈光诚给美国带来难题*
   
    陈光诚目前在北京。美国《纽约时报》星期五报导说,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一位消息来源说,陈光诚星期五已经在美国大使馆内。英国广播公司BBC星期五也报导说,陈光诚已经在美国大使馆。面对各方的询问,美国方面反复表示无可奉告,目前对有关的消息没有证实也没有否认。
   
    假如陈光诚在美国大使馆内,他将给奥巴马政府带来一项重大的挑战。美国由此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一方面明确清晰地向全世界展示美国支持世人眼中的陈光诚所代表的人权和正义事业,另一方面又避免过多地卷入中国的内部政治纷争。
   
    用《纽约时报》星期六发表的一篇报导当中的话说就是,“美国在今年2月已经被突然扯进中国的一个微妙敏感的内部政治纷争中,当时,重庆市原公安局 局长王立军试图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庇护。”换句话说,美国希望避免卷入中国的内部纷争,从而维持跟中国政府在一系列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合作,维护美国 的国家利益。
   
    《华盛顿邮报》在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五夜间发表记者基斯·里奇博格和马棣文(Steven Mufson)就陈光诚出逃联合采写的报导说:
   
    “克林顿国务卿过去反复呼吁释放陈光诚。然而,陈光诚的逃脱碰上一个敏感的时候。华盛顿正在试图争取北京协助解决一系列世界性的问题,其中包括约束扼制伊朗和朝鲜的核野心,帮助斡旋在叙利亚达成停火。”
   
    克林顿国务卿将在5月3日和4日在北京参加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会议。

*陈光诚给中国政府难题*
   
    从小因病失明的陈光诚自学法律成才,帮助他所在的东师古村和外村的村民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抗拒山东临沂地方当局推行的强迫人工流产和绝 育的野蛮计划生育政策。他由此得罪了地方当局,受到残酷迫害和虐待,但他也由此在中国国内和国际社会赢得了广泛的支持和赞誉。
   
    在陈光诚逃脱山东临沂当局的非法囚禁的消息传出之后,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发表文章,描述了陈光诚通过视频录像以礼貌但坚决地口吻呼吁中国总理温 家宝调查并惩处那些肆意践踏人权、调遣流氓打手长期对他和他的家人动辄进行野蛮殴打的地方官员。与此同时,文章也以该杂志所特有的幽默诙谐的笔调,指出了 陈光诚给中国政府带来的大难题:
   
    “他(陈光诚自2006年被当局判刑以来)吸引了赞美的目光。很多普通的中国人试图通过探访他来表示支持。一些外国人,其中包括外交官、记者和表演艺术家,也试图做同样的事情。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陈光诚的探访者都被粗暴挡回,有些人则是被暴力挡回。”
   
    “陈光诚出逃事件有可能让一些官员感到十分难堪。那些没能阻挡陈光诚出逃的地方官员会感到难堪,中央一级的官员也会感到难堪。居然有人以这种公开而对立的方式向他们提出要求,中国的高级领导人很少能忍下这样的屈辱。”

*考验中国政府所说的“法治”*
   
    在薄熙来案发生之后,中国总理温家宝以及中国官方媒体强调,中国当局对薄熙来及妻子谷来开案件的处理,显示了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任何人违法都要 受到法律惩处。于是,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吉密欧(Jamil Anderlini)和吉夫·戴耶在他们联合署名的报导中,把陈光诚案件跟薄熙来案件联系起来: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指贪污腐败倒台之后,温家宝总理和其他中国高级领导人近几个星期来一直大力强调法治在中国的重要性。陈光诚在出逃 之后通过互联网发布录像,直接呼吁温家宝调查他的案件,严厉惩处那些多年迫害和虐待他的人。他说,他‘十分担心’他的妻子、年幼的女儿、年迈的父母和其他 家人会遭受那些负责囚禁他的几百人的‘疯狂残暴的报复。’”

*中国的法治和人权纪录*
   
    严格地说,中国政府不仅仅是近几个星期来强调法治,而且在近十几年、几十年来也一直不断强调法治或法制在中国的重要性。然而,山东临沂当局对陈光 诚的残暴做法,却好像是当局在强调践踏法制或法治的重要性。山东临沂当局不但对陈光诚及其家人实行非法囚禁、野蛮殴打,而且也对试图探访陈光诚的人野蛮殴 打,并且常常伴以肆无忌惮的抢劫。
   
    当局雇佣的流氓打手肆无忌惮,不但当着中国公民的面进行非法殴打,而且也当着外国记者和外国新闻媒体摄像机对陈光诚探访者进行非法殴打。遭到殴打 和抢劫的中国公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警察不但对行凶犯罪者不管不问,反而对报案的受害者大大出手。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彼德·福斯特去年10月底在当地 警察派出所亲眼见证了这样的惊人景象:
   
    “那个警察的巴掌打在那个(前去报案的)女子的脸上,明显地啪的一声。那个女子穿着运动鞋也只有5英尺高(大约1米5),个头刚刚到挥掌打她的警察的肩膀。女子承受了那个耳光,没有发出喊叫。
   
    “在中国东部山东省一个村庄附近一个小小的警察派出所,《每日电讯报》见证了这一幕。那个村庄成为一块吸铁石,吸引着形形色色的人前往那里,抗议中国那块无法无天的黑暗的角落。
   
    “承受耳光的女子是30岁的王雪臻,她是络绎不绝、通过互联网联合起来前来东师古村的人之一。这些人试图对一个他们认为是正在受到迫害的男子表示支持。那个男子是一个盲人律师,名叫陈光诚。
   
    “王雪臻跌跌撞撞走出警察派出所,手捂着依然火辣疼痛的脸。她悲愤地说出了当今中国的一个真相,这就是,这个国家的无法无天,首先就是法律的无法无天。”
   
    人们不清楚山东临沂那个警察派出所的警察当时是擅自行事、无心无意地暴露了非法殴打,还是奉上级指示、有心蓄意地对外国媒体和中国公民示威,以便震慑陈光诚的支持者。
   
    陈光诚出逃之后通过视频录像发表声明,也要求中国总理温家宝过问调查山东临沂地方当局的这种肆无忌惮践踏基本法律和基本人权的做法,到底是地方官员的胡作非为,还是有上级指示。

*中国媒体噤声*
   
    陈光诚及其家人和支持者遭到山东临沂地方当局残暴虐待和殴打的情况在世界媒体当中得到广泛的报导。在逃脱东师古村的囚禁之后,陈光诚通过视频录像,讲述了当局雇佣的流氓打手对他和妻子的残暴殴打,他的妻子的后背、肘关节和眼睛被打伤,打手们不准他们求医。
   
    但截至目前,中国当局禁止中国国内媒体对陈光诚案件进行任何报导。
   
    然而在去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显然是得到特许,就陈光诚问题发表了一篇措辞躲躲闪闪的评论。评论说:
   
    “山东临沂盲人陈光诚的情况在社会上受到大量议论,传言很多。有关陈当前是否受到’软禁’,以及对他的监视居住是否合法,议论的角度和出发点尤其多。”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临沂市的有关部门应当向外界提供足够的信息,使各种议论找到与事实一致的方向。”
   
    “外界怀疑陈光诚事件的处理过程达不到严格的法律及人权标准,这种怀疑不能说毫无基础。”
   
    自《环球时报》发表那篇奇特的评论以来,陈光诚的待遇没有得到任何改善,中国当局直到现在也没有准许中国媒体报导陈光诚。

    来源:美国之音·世界媒体看中国 记者: 齐之丰

陈光诚出逃美国大使馆 牵动中美神经

人权组织“对华援助”称,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目前处于美国保护之下。路透社认为,如果该情况属实,可能使中美关系紧张。

人权人士称,陈光诚在摆脱软禁之后离开了位于山东的家乡,前往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避难。但美国政府迄今为止并未对此作出官方证实。

中国方面则在周六(4月28日)拒绝对此事件进行评论。中美下周将举行高级别会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将参与会议。陈光诚事件可能让本次会谈蒙上阴影。

总部位于美国德克萨斯的"对华援助组织"表示,"从了解陈光诚现状的渠道得知,陈目前处于美国保护之下,美国和中国官员正在就陈的处境进行高级别对话"。

以伸张宗教和政治权利为宗旨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Bob Fu)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陈光诚在中国受到广泛支持,奥巴马政府必须坚定地站在陈的一边,否则可能会失去作为自由与法治捍卫者的可信度。"

美国国务院和驻华使馆都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截至周六发稿时为止,陈光诚的两位主要支持者,其好友何培荣和北京学者郭玉闪都依然与外界失去联系,这一迹象显示他们有可能已遭当局扣押。

路透社评论称,有关陈光诚脱逃的报道可能影响下周即将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同时也让今年面临权力交班、力求保持稳定和权威的中共最高层又多了一件"头疼"的事情。

5 月3日,美国国务卿克林顿与财长盖特纳将访问北京,参与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被问及是否有任何事件会导致本次会议取消或推迟时,中国副外 长崔天凯表示,他已经强调这一会议将如期举行,并表示自己对于陈光诚目前的情况并无了解。此外崔天凯称,陈光诚事件并不会在中美会议中占较大篇幅,也不会 成为双方对话的焦点议题。

周六,山东政府官员同样拒绝对陈光诚事件发表看法。中国官方媒体并未对此进行报道,但微博等网络平台出现众多议论,网民通过"文字游戏"躲避官方的言论审查。

敏感时刻

据路透社报道,位于北京东北部的美国大使馆并未出现有别于往常的安保措施,但在该通讯社一名摄像记者试图从正面拍摄美国大使馆画面时遭到警方阻止。

路 透社分析称,如果陈光诚确实前往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很可能会让美国再次在一个敏感的时刻成为焦点。1989年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遭到镇压之后,中国知名 异议知识分子方励之曾与妻子一起前往美国大使馆避难,引发北京政府震怒。方励之最终得以定居美国,不久之前在那里病逝。

中国资深媒体人、前中青报《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对路透社表示:"山东政府的拙劣表现让一件小事成为了国际事件。这很愚蠢。这对于中央政府而言肯定是丢脸的事情,尤其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向其他政府寻求保护。"

今年2月,前重庆警方负责人王立军前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事件就曾让美国感到非常棘手。

当时美国官方表示,王立军并未寻求避难,而且自愿离开了领馆。但是"王立军逃馆"事件引发了一连串政治动荡,并最终导致薄熙来的下台。

来源:路透社 编译:石涛

责编:雨涵


德国之声中文网

艾晓明:飞跃东师古——英雄是有的,奇迹也是有的!

今天整个白天,推特上网友心悬着又落下来,热议的话题全是陈光诚。上午爆出光诚大哥家昨天发生血案,陈克贵哭诉录音;陈光诚尚不知下落;等到中午,终于看到了陈光诚露面的视频。各种消息来源证明,陈光诚暂时在安全的地方;千真万确地,他逃离出了东师古。

山 东临沂东师古村,自网友勇闯东师古以来,真是声名远播。早些年,当时陈光诚还没有被捕,有高智晟、胡佳等人去探望被掀翻车;再后来有著名记者王克勤被轰出 来,有光诚朋友梁晓燕探视连奶粉也送不进去。法律学者许志永曾在临沂被诬陷偷盗,李方平律师在去临沂的车上被打得头破血流。那时,陈光诚的名字还只是著名 的维权活动家冤案中的一起。然而,自去年一月份南京网友珍珠前往东师古村探视以来,声援陈光诚的行动一波接一波地扩大;它成为钱云会事件之后一场持续不断 地挑战强权的公民行动。

为什么陈光诚事件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我认为,临沂政府借维稳为名肆意践踏法律侵犯人权,这种行为产生了推波助澜 的作用。人们已经数不清自光诚出狱后发生了多少次暴力殴打陈光诚和关押、袭击探视者的事情。在这一点上,临沂当局可谓是为非作歹,丧尽天良。我无法想象他 们如何编派出有关陈光诚勾结境外势力的谎言,总而言之,不说成一盘很大的棋;肯定骗不到数额巨大的(传说是一年几千万)维稳经费。连续多少年地与一个盲人 为敌,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挑战最基本的人伦底线,打盲人、打老人、打妇女……蒙着被子打,打到你骨折不许你外出看伤,打得八十老母哭诉无门。这种对暴力绝对 的崇拜,这种一意孤行的意志,彻底蹂躏了公民对法律的信心。就不用说这块土地还是孔子故乡,孔子七十二贤徒中据说有十三人生长于临沂……祖宗八百代的人都 被这些记录丢尽了!

很多时候,我们看见冷漠。一年前,广东发生的小悦悦事件深深地拷问人们,为什么无人救援。有很多理由让人们望而却步, 但是,在陈光诚一家所受的虐待上,没有任何理由能够解释说,这种强加于一个自由的公民及其家人的封锁、隔绝是可以接受的;更不必说没有任何法律可以支持这 种疯狂的施虐。陈光诚一家的遭遇,每每让我想到纳粹时代的犹太人。而有关犹太人遭受大屠杀,它留下的最重要的教训就是旁观者不能沉默。光天化日下看见陈光 诚一家被剥夺自由,而且一次次遭受殴打,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我常常会问道:整个文明世界,就这样看着他们一家受苦,就这样一直等到传出陈光诚死亡的消息 吗?

我的问题是没道理的,因为把救援陈光诚的义务置于他人,而把自己放在了文明之外。但之所以会有这样一问,实在是觉得公民的力量太弱小 了,非暴力者不敌暴力。我们看见打手们重重围困,看见珍珠一次次孤身前往,被抢劫、殴打、制造交通事故;东西南北的网友,被关黑屋子,蒙黑头套;被围剿羞 辱。幸免于难者只能对着陈光诚家的方向,让烟花爆竹在天空传递希望。东师古就像是地球上的一个黑洞,像一块外星人扔下来的飞地,它重现了纳粹、种族仇杀者 才能创造的让一家人与世隔绝的营地。

今天的消息彻底打破了我们的无力感,它让我们看到,英雄是有的,奇迹也是有的。临沂用几千万(如果几 年加起来可能就不止几千万了)编制的那块叫做维稳的天罗地网竟然被一个盲人、几位勇士撕了个大窟窿,陈光诚被营救出来了。他在视频中向全世界举证,我们面 对他依然年轻的面容,听到了他清晰理性的陈辞和愿望。面对陈光诚的这一刻,让多少人流下眼泪;这情景,只有2010年得知刘晓波获诺贝尔奖可比。

我 深信,今天人们所经历的愤怒、震惊、期待和激动,将深深铭刻入公民社会的记忆;尽管目前离陈光诚事件的彻底解决还很遥远,但救出陈光诚本身所启发的想象力 却是无限的。从冲破鬼门关接走陈光诚,简直堪比一部大型劫狱片。而被破解的禁锢,更在于人们的心狱。为什么那么多罪恶可以大行其道,除了体制作恶,还有一 个更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人们的沉默。声援陈光诚的行动打破了沉默,而救援的成功则显示了行动的可能。它标志着,勇气是在追求自由的行动淬炼的;智慧、筹谋 和协力团队,也是在挑战恐惧的过程中赢得的。陈光诚能有今天,证实了珍珠、玉闪等英侠非凡的勇气和战斗力;而所有那些前往东师古找打的公民,也都起到破除 恐惧的表率作用。那些在推特上、微博上呼吁的网民、那些自戴墨镜者和展示车贴的朋友,大家都曾经属于沉默的大多数;而一旦在公益的目标下集结起来,就能相 互给力。这表明,暴力尽管强悍,它对精神的控制却很有限;正义常遭挫败,它的能量却是源源不绝。正如珍珠在google+上的留言:每个人都发出声音,这 才是最重要的。

在一部有关柏林墙的片子里,我看到当年向往自由的人们,用了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肉身翻墙。有挖地道的,开滑翔机的;有飞气 球的,滑板冲浪的;最绝的是竟然还有在东西柏林两栋建筑物之间走钢丝过去的。最感人则是一家人冒险混入开往西柏林的列车,而车上所有的西部旅客都不动声 色。我也看过台湾的纪录片《牵阮的手》,在郑南榕出殡的游行队伍里,一团火焰燃起,又一位义士点燃自己追随前辈。在那一刻,我看懂了台湾人的今天是哪里来 的。自由原本天赋,但被强权剥夺;惟人对自由的向往惊天地,泣鬼神。有了这样的人民,就有社会的改变。

陈光诚暂时是安全的,令人不安的 是,珍珠已经被警方带走。更让人忧虑的是,沂南政府网站传出消息:陈克贵“畏罪潜逃”,“当地公安机关正抓紧追捕”。这一切表明,陈光诚一家的悲惨命运远 未终结。在视频中,陈光诚向温总理恳切陈情期待救援。对此,我愿引用光诚的朋友翟明磊先生的一段推文作结:@engengpu:向协助合法中国公民陈光诚 获得自由的勇士们致敬。光诚在视频中指证的临沂流氓犯罪事实清楚,中央政府应当不难做出理智的判断,使整个事情回到法制的轨道!中国公民陈光诚应当恢复理 所当然的人身自由与安全。我在病床上深深祝福正义必胜。

艾晓明,民主中国

薄熙來案發酵 牽出政治局常委李長春

(中央社台北28日電)中國大陸大連正源房地產開發公司董事長富彥斌日前傳出因薄熙來案被捕。外媒報導,富彥斌在審訊中供出,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過去10年來扮演「幫忙」炒地皮角色。

據博訊網引述長期關注薄熙來案的前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稱,富彥斌當年以北京大學校友身分,與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以及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拉上關係。

富彥斌透過薄熙來和其他一些「死黨」拿地皮再以「專案」和僅有的財產低押貸款,而李長春在其中直接出手幫助正源公司低價獲取土地。正源房地產現擁有超過百億人民幣資產。

據報導,李長春的弟弟李長奇一直擔任正源公司的副董事長,富彥斌稱,李長春直接打電話招呼,讓他們可以低價買入土地,再高價賣出。這樣的做法一直持續10多年,直到案發前。

此前消息指出,支持薄熙來入常的3名常委包括李長春、吳邦國、周永康。但日前在決定處理薄熙來案時,中共9名常委中,有8人投了贊成票。

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簡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其成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中共及中國大陸中央領導集體中的最高層。

政治投机犯众怒 薄熙来惹江胡习联手

【多维新闻】薄熙来被去职重庆并进一步“双停”后,民间舆论沸腾,军政各界也纷纷表态坚决支持中央的决定。但是在所有声音之中,目前中国政坛上有三个最重量级人物对薄案的声音和态度是人们最为关心的,那就是现任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公认的下一代领导人习近平,以及余威犹烈的上一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多维新闻在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时曾独家披露,中共最高层在如何处理薄熙来问题上,最终是由习近平提出方案,胡锦涛最后拍板,江泽民认同。但其间的前因后果却鲜为人知。

习近平曾一度犹豫

2010年12月间习近平曾去重庆调研,此次调研是在习近平2个月前当选为中共军委副主席,其接班态势已经非常明确之后。而有接近高层的人士曾透露,调研是虚,真正的目的是要薄熙来“承认”目前中共的接班布局。此时的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唱红打黑”,欲挟民意来谋取更高政治地位的高潮,甚至有坊间传言薄熙来并不满足于成为下一代的政治局常委,在他头脑中“成者王,败者寇”的思维占据了主导,而中央对薄熙来的政治企图已经有了一定的洞察,甚至产生了反感。

薄熙来与习近平一样出身红二代,且年长习近平4岁,个人也颇具才华,加之家庭背景带来的优越感自视高人一等。虽然习薄都贵为红二代,但两家的关系并不密切,很少走动。他们的父辈甚至在中共历史上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和路线。以上世纪80年代为例,胡耀邦主导的全面改革中,习仲勋与其保持高度一致,并给予了坚定的支持;而薄一波则是倒胡(耀邦)运动的急先锋,代表了极其保守的左派。在对待1989年六四风波中,习仲勋和薄一波更是意见相左,前者同情,后者要坚决镇压。

对于习近平在十七大被确定为第五代领导核心时,就有不少传言称薄熙来并不买账。他在重庆自创一套发展模式并大力进行宣扬,赢得了党内左派的逐步拥护,而对胡锦涛提出的发展模式甚少提及,这种“阳不奉,阴违之”的做法中共高层不可能没有意识到。在习近平当选为军委副主席确定为接班人后,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薄熙来这样的“顽疾”,并进以赢得各省市及部委的拥护。

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以九常委之一、国家副主席、军委副主席的领导人身份前往重庆市调研。在当时就有不少中国观察人士指出,习以国家和中共领导人的身份去重庆,实际是间接提醒薄熙来要认清当前的形势,下一代接班人的安排已经尘埃落定,要尊重既成事实。同时也有以相同的家庭背景来“劝解”薄熙来能为自己所用的意图。

而薄熙来也明白习近平此番调研背后的深意。虽然对于这位“小老弟”内生不服(从大陆官媒披露出的调研照片明显可以看出,薄熙来少有“正常”的笑容),但是出于政治考量,还是在私下里向习近平表示,坚决支持中央决定,服从中央安排,并承诺在以后的工作中积极配合习近平。而习近平在此次调研中也充分肯定了重庆“唱读讲传”和“打黑除恶”的做法。薄熙来固然自视能力高于习近平,但此时薄与习之间并无直接冲突,甚至双方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当“王立军事件”发生不可避免地牵扯到薄熙来时,作为处置薄熙来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习近平曾对其是否要下重手一度犹豫斟酌。首先,毕竟薄熙来是和自己背景一样的红二代,经历了文革带来的痛苦,习也深受父辈影响不愿看到党内再起纷争;其次,重庆之行还让其对薄熙心存幻想,认为他会成为团结在自己周边的“帮手”;再者,对薄熙来的处置太轻或太重是否会对自己在政治上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毕竟这个事件太敏感,太棘手。

接近最高层的人士曾向多维新闻透露,在事件之初,中共高层在如何定性该事件性质和处理相关人员时曾一度陷入僵局,谁都不愿意触碰这个烫手的山芋,更不愿意率先发表意见。但形势又迫使中共必须尽快对薄熙来等作初步处理决定,以免民间和外界舆论失控。

此时,中共很多高层都在重点关注这位“储君”的态度,毕竟对薄熙来事件的处置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按照以往处置高层干部惯例,对薄熙来的最终处理结果应该是在习近平接任总书记之后。这成为尚未接任大位的“储君”第一次面临重大政治考验。

随着事件的逐步清晰,薄熙来还涉及更严重的问题确凿无疑,对中央的屡屡“阳奉阴违”也证明其在政治上存在严重的个人主义,江泽民和胡锦涛也坦露出“严肃处理,查清事实”的态度。此时的习近平不再犹豫,必须以果断的手法处理该事件,在大家都在犹豫之际,习率先提出了处理方案,随后在政治局九常委讨论中基本形成定案,胡锦涛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江泽民予以认同。

江泽民怒斥“品质败坏”

作为“明星”官员,薄熙来在大连市、辽宁省和商务部任职时就充满了争议。从目前透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薄在大连就组建了自己的利益团队,其妻谷开来更是在此时借用律师事务所大肆敛财。而在辽宁担任省长时就与当时的省委书记闻世震的关系搞得极为紧张,在未能干满一届的情况下就被中央调出辽宁出任商务部长,据说在他离任辽宁的欢送会上,省委常委只来了一个人。而在商务部,薄熙来的争议也不断,有传闻称,由于对提携自己且主管商务的吴仪阳奉阴违和“背叛”,在这位铁娘子退休时一怒以“裸退”为条件换取中央不得重用薄熙来。

“不是省油的灯”、“见风使舵”是当时中共高层对薄熙来的普遍评价,江泽民更是对其没有好印象,但碍于薄一波的渊源,继续让薄熙来身处高位。在商务部三年,薄熙来随即被调往重庆担任市委书记。而在重庆发生王立军事件,闻言薄熙来的种种作为后,江泽民怒斥其“品质败坏”。

惹怒江泽民的是薄熙来无所不用的政治投机。王立军2月6日出走美国领事馆,在事件尚在调查,民间议论纷纷之时,薄熙来在2月13日主导了重庆一批官员的任免,其中包括任命邰展为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此前邰展暂时在重庆市政府挂职锻炼。而邰展是江泽民的外甥,在这样敏感事件的敏感时刻,这“疑似”是在利用江的亲人“绑架”江趟进这浑水。知晓内情的人明白,江泽民并不喜欢这个外甥,邰展更难以接近江身边。据接近此事的消息人士向多维新闻表示,江泽民获悉后非常不满,甚至是震怒。

彭博新闻社4月20日报道称,江泽民4月17日在北京与连锁咖啡品牌星巴克(Starbucks)总裁舒尔茨(Howard Schultz)进行会面,分析认为这次会面安排是为对外显示江泽民健康良好,亦有分析人士称近年甚少露面的江泽民今次突然现身北京可能与薄熙来被免引发的政局波动有关。毕竟中共高层决定严肃处理薄熙来得到了江泽民的力挺。

胡锦涛的厌恶与头痛

而中共现任领导人胡锦涛对薄熙来更是厌恶和头痛。胡锦涛在外界普遍观感中,他中间偏左的执政理念与薄熙来在重庆进行的一系列变革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契合点,本应有着更多的话语空间。

但是事实上,二人关系不睦却是不争的事实。最为直接的例证就是自2007年薄熙来执政重庆后,胡锦涛不仅从未去过这个位于西南边陲的直辖市,也从未在公开场合对薄熙来以及薄在重庆的所作所为有过任何表态。在中共的政治语境中,沉默不一定代表默许,有时反而意味着不认同。

事实上,胡锦涛“不理”薄熙来渊源颇久,胡锦涛刚刚上任之初,就去了革命老区西柏坡,当时被外界解读为向左转,薄熙来后来的唱红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进行政治投机,从某种程度上把胡锦涛“绑架”在“左”的立场上。他在重庆搞的发展模式也与胡锦涛所倡导的科学发展观风马牛不相及,有很多人认为薄熙来在跟中央唱对台戏,另搞山头,有意让中央难堪。同时薄熙来借用“独有”的发展模式和唱红打黑等运动,也让外界普遍认为他是当之无愧的下届政治局常委的当然人选之一,这也让中央颇为被动。在中共高层看来,薄完全不符合其精神偶像毛泽东对于中共党员“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要求。

作为一国首脑,胡锦涛虽然表面“软弱”,实则外柔内刚,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身处中共高位。在胡主导之下,短短两天时间薄熙来冰火两重天:3月14日上午,薄熙来出席人大的闭幕式时还在主席台上,但是15日早晨重庆就开了领导干部大会,宣布张德江为重庆市委书记。胡锦涛在不动声色中稳、准、狠地拿掉薄熙来,于低调之中露出强势。

至此,薄熙来在政治上的屡次投机行为,已经惹恼了各方政治力量,更是被三代领导人所不齿,彻底没有了政治翻盘的机会,其个人也将面临党纪和法律的重裁。

细节曝光:陈光诚为了胜利大逃亡准备了两个月

中国的人权活动家中的领军人物陈光诚已经在他位于东部山东省东师古村的家中被禁闭了一年半。他家周围都是当地的流氓,他们阻止陈光诚和他的妻子外出。

这位有着人格魅力、自学成才、为了强制流产抗争的活动家的命运是一场意志考验,并让执政的中共对人权活动者们的打压黯然失色。这些人因为他而聚集,为了能接触到他而被东师古的流氓们殴打,这又让陈光诚被广为人知。

陈光诚小时候因为一场高烧而失明。在本周日的晚上他爬过家里的院墙,然后一个人,没有任何辅助地走了数小时,直到他联系到何培荣,他的朋友们中领头的一名活动者。何女士在其他朋友们的协助下接走了陈光诚,并开车把他送到了一个安全地点。

何女士拒绝给出他的下落的细节,只是说他不是在山东省。她说她联系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但是陈光诚没有在那儿避难。她对本报说:“我们让他来决定,并和他断了联系,这样可以确保他不会因为和我们的联系而被发现。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安全。”

她说,为了这次逃离,他准备了两个月。

她说:“他很少离开家,总是躺在床上,这样看守就会觉得一个星期看不见他是完全正常的。他整晚都醒着,倾听看守的脚步声。他知道看守要花五秒钟去取水,然后再花五秒回来,他就利用这10秒的时间跑到另一个房间,躲在那儿,然后翻过了墙。”

“那天晚上,光诚摔倒了很多次。因为不是很了解那个村子的地形,他一直在翻墙。他还趟过了一条小河。他设法和我联系上了,我用车子接上了他。他的衣服全湿了,浑身是泥,他的腿也受伤了。”

“他决心跑出来。他曾经试图挖地道逃跑,但是被发现了,现在后院被浇了水泥。”

周四,当村里的官员发现他们的囚犯逃跑了之后,她开始为他感到担心。

镇里的主任张健暴怒,他带队搜索陈光诚大哥的家,陈的侄子陈可贵刀砍了入侵者,张健受伤。一名在(美国)德州的活动家傅希秋(Bob Fu)这样告诉美联社。陈可贵和陈家的另一位陈家人的下落现在不明。

2005年,因为曝光山东官员为了达到“计划生育”指标而强制流产的活动,陈光诚激怒了他们。2010年,在因“阻碍交通”被判刑四年,期满后他被正式释放。去年年底,官员们开始放松一些对他施加的秘密的法外拘押,让他77岁的老母亲可以出村去买一些日常用品,也可以下地劳作。

他们还让陈光诚接到了支持者们送的药品。去年九月,他六岁的女儿,陈克思被允许离开家去上学。

《泰晤士报》中国盲人异议者陈光诚从软禁中逃脱

原文:Blind Chinese Dissident Escapes House Arrest

作者:Leo Lewis

发表:2012年4月27日


网络时政漫画家“变态辣椒”为陈光诚PS的海报《逃离东师古》

地方官员无法无天 陈光诚事件终酿祸端

北京时间4月27日,有消息称长期遭到当局软禁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已在22日逃离受到监控的东师古村,到达安全地点,并有可能已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有传言称对于陈光诚的打压来自现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但是可信度不高。假若传言属实,对于中共来说将面临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长期以来,海内外要求还陈光诚自由的声音不断,他这次出逃,再次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而多维新闻通过相关渠道证实,目前外界所传帮助陈光诚逃离的大陆人权人士何培蓉于4月27日在其南京家中被当局逮捕的消息属实,同时中国有关方面对事件相当重视。

陈光诚喊话温家宝

目前网络上出现一段时长为15分钟陈光诚的视频,视频中,身穿黑色运动上装的陈光诚向温家宝提出“依法惩治罪犯”、“依法保障家人安全”、“依法惩治腐败”三个请求。并且声称“网上所有的流传以及在临沂时对我实施的暴行的指控,我作为当事人在这里向大家来证明,那都是事实,而且事实发生的比网上流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陈光诚此番露面表态,表明外界此前一直传言的他遭受当局软禁,并被殴打的消息应该属实。虽然目前尚无法确认对于他的监控和虐待是否来自高层态度,但他所在的临沂市政府以及沂南县地方政府、公检法系统拿着上层指示当令箭,甚至借此玩弄中国法律制度于股掌之上的做法,不仅没有起到维稳的作用,反而将中国政府置于一个尴尬境地当中。

高层对陈一直态度谨慎

此前陈光诚因为在2005年参与“临沂计生案”,向媒体披露了临沂地方政府在计划生育工作上存在的野蛮行为,被当局软禁。随后被沂南县人民法院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的罪名判处陈光诚有期徒刑4年零3个月。2010年陈出狱后,当地政府称陈光诚的问题属于“敌我矛盾”,随即将其严密监控,软禁家中。此时经过西方媒体的大幅报道,陈光诚已经被塑造成继刘晓波、冯正虎后新的一个中国人权代表性人物。随后有不少大陆网友欲进入陈所在东师古村都被当地政府拒绝乃至暴力袭击和扣押。2011年12月14日好莱坞演员克里斯汀•贝尔在北京宣传电影《金陵十三钗》期间乘车8小时来到东师古村试图探望陈光诚,亦在村口遭到不明身份者阻拦,使得国际舆论对于当地政府的做法和陈光诚的同情达到了高潮。

有熟悉中国政治的观察人士对多维新闻表示,虽然目前外界一直有传言,对于陈光诚的软禁、监控来自于中共九常委之一、现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的周永康,但是从目前的事实来看,陈光诚事件自始至终,一直是沂南县地方政府冲在最前,充当“打手”的角色。更高层级对于此事都没有发表过多的看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曾在例行记者会上,对外国记者采访陈光诚时受阻一事表达看法,称外交部得知上述情况后,即向山东当地政府了解情况并及时作了妥善处理。由此可以看出,中共高层级方面对于陈光诚事件一直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至今仍未作出正面回应。而将此事推到今天这个地步,更有可能来自于当地政府的擅自妄为和无法无天。

普通社会事件被政治化

对此有分析指出,在中国现阶段实际情况中,大陆各地类似陈光诚这样因为维权而不被当局欢迎的人不在少数。但之所以陈光诚如此引起外界关注,除了西方媒体的不断热捧外,沂南县政府对于陈乃至陈家粗暴蛮横的处理方式才是最直接的原因。

可以想象到,陈光诚事件在一开始仅仅是一个地方上的个案,事件情况中共高层可能毫不知晓。而地方官员为了所谓的政绩和维稳需要,从而在他们的意识里将这个事情无限地扩大化和严重化,并付诸于行动,对所有试图采访陈光诚的西方媒体记者都持有敌意,甚至用暴力手段对待他们。这种事情在这些地方官员眼中或许没有什么,但是经过这些媒体记者炒作,随即成为了一个国际事件。

陈在视频中称,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张健针对陈的问题多次扬言,“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就是不用管法律怎么规定的,不用任何法律手续,你还能怎么着”?被指赤裸裸的将这种“只问政绩、不问法纪”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所言虚实,中国官员概念里,法律从来就不占据重要位置已是屡遭诟病的事实。从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打黑时就已有人质疑存在着严重的暴力审讯的行为,到近日被大陆舆论关注的原中国足协主席谢亚龙受审时当庭爆出自己遭受殴打的情况,再至此次陈光诚事件无不体现了这一点。所以,虽然是地方所为,但应当引起高层重视,目前发生的陈光诚事件已然敲响了警钟。

美议员要求中国对陈光诚案展开彻底调查

    美国之音记者: 张蓉湘
   
     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主席克里斯·史密斯4月27日星期五在听到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安全获救的消息之后告诉美国之音,他感到松了一口气。他同时敦促中国领导人 针对陈光诚遭受当局残酷迫害展开全面调查。
    
     史密斯议员说:“人权维护者陈光诚在家中被长期非法拘禁之后终于逃了出来,这个消息使我感到松了口气。我希望他会像他的支持者们所说的那样是安全的。此时此刻,我还是极为担心陈光诚的家人以及帮助陈光诚的人们的安全和处境,因为他的家人仍然受到软禁。”
   
    史密斯议员表示,他坚决支持陈光诚向温家宝总理提出的要求。他说:中国政府“必须依据法律彻底清查和惩罚那些下令虐待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官员;依法确保陈光诚的妻子、母亲和孩子的安全;调查并惩罚官员的腐败行为,就像发生在临沂的那些跟软禁陈光诚有关的做法。”
   
    史密斯众议员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按照陈光诚的要求,下令维护陈光诚及其家人和支持者的安全与福祉。

徐明交代:薄熙来指使操纵足球 利用澳门赌车洗钱

    博讯据知情人士透露,徐明在被关押中交代,薄熙来指使下,操纵足球搞黑哨、黑球,为大连构架实德系。

    另外,徐明还供认,薄熙来指使下,徐明和澳门赌车行业勾结,大批洗钱,赌资被薄熙来、谷开来提成,转移到他们境外指定的账户。

资料: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

    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是一支位于中国足球城大连市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前身是成立于1983年11月的大连市足球代表队。
   
    1992年7月3日,大连足球俱乐部成立。1994年3月8日,万达集团入主,俱乐部更名为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
   
    大连实德队是中国足球甲A联赛和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的创始球队之一,曾经8次夺得顶级联赛冠军, 并多次代表中国参加亚洲赛事,是中国足坛最为成功的足球俱乐部之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光诚已受到美方保护,初显奥巴马政府对人权重视

    来源:对华援助协会网站
 
     根据可靠的消息来源,对华援助协会获悉,陈光诚们目前已经处于美国的保护之下,两国高层次的官员正在商讨此事。
   
    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表示:“这是美国人权外交的关键时刻。因为陈光诚被人们广泛认可,所以奥巴马政府必须坚定地与陈光诚站在一起;否则,就会失去美国作为人权和法治捍卫者的信誉。中国异议人士对美国的尊敬,主要是在这种时刻。”
   
    对华援助协会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尊重陈光诚的愿望,保证他的安全,确保其家庭成员不会遭到报复。陈光诚应当受到方励之教授那样的待遇,而不是成为第二个王立军。
   
    ------ ---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马可
    手机: 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洛杉矶分部联系人:埃迪
    电话: 323-521-6777
    电邮:ChinaAid.LA@gmail.com
    协会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
   
    本文来源:对华援助协会网站

因薄熙来案被捕的大连地产商富彦斌牵出李长春

    大连正源房屋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富彦斌因薄熙来案已经被捕,姜维平爆料,富彦斌以北大校友的身份,与薄熙来和谷开来拉上了关系,通过薄熙来和它的死党拿地皮,再以专案和仅有的财产抵押贷款。正源房地­产现在拥有超过百亿人民币的资产。
   
     博讯据知情人士透露,富彦斌在审讯中供出,李长春在帮“正源”低价获取土地上直接出手。李长春的弟弟李长奇一直担任“正源”的副董事长,富彦斌称,李长春直接打电话打招呼,使他们可以低价买入土地,高价卖出。这样的做法一直持续10来年,直到案发前。
   
    博讯2011年10月曾披露,支持薄熙来入常的三个常委是李长春、吴邦国、周永康,但在决定处理薄熙来时,九个常委有八人投了赞同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内幕:薄熙来被抓一刻还在嘴硬

【大纪元2012年04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综合报导)4月10日,薄熙来被停掉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港媒近日披露了其中的一些内幕。据《动向》 的报导,4月9日,是由贺国强、李源潮及中央办公厅令计划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对薄熙来作出宣布,即时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的,而薄熙 来在政治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嘴硬。

贺国强、李源潮及令计划对薄宣布双规决定

4月9日下午2时,中央书记处书记、 中纪委第一副书记何勇、中组部副部长张纪南随行4名中央警卫局特警乘坐两辆中办专车到薄熙来住宅,通知他到人民大会堂参加政治局会议。薄熙来以官场的政治 嗅觉已明白政途末日来临,随即打电话想通知家属,但电话、手机信号已被掐断。薄熙来对何勇等说:“我已有准备这一刻,来得有些突然。”薄又对家庭职工留了 一句:“我先走,要保重,相信历史,相信党中央。”

薄熙来到了人民大会堂小礼堂,由贺国强、李源潮及中办令计划对薄熙来作出宣布,即 时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立案调查(即双规),并通知已就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死亡案依法复查结果,将犯罪 嫌疑人谷开来逮捕法办。薄当时还在嘴硬:“好嘛,坚信事实。”然后,薄送往北京卫戍区招待所监管。

据知,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是3月26日被公安部传讯、进而宣布监视居住活动,4月2日升级拘留审查,现已移交司法机关。

胡锦涛在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谈薄事件

4 月8日晚上,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扩大会议,作出对薄熙来政治、组织上处理。胡锦涛在会上说:“王立军事件爆出的薄熙来问题所造成的创伤还在继续,中央工作 承受压力还是很沉重,党心、民心还是很混乱,内部要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统一步伐,力求把影响、压力、干扰减少到最低程度。整个事件发展、变化中,中央政 治局常委会是有一定责任的,是需要反思、总结、检查的。我党、党的队伍、党的工作是经受不起这样折腾、内耗的。”

薄熙来“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罪名或被升级

薄 熙来及其家属,和服务于英国战略情报公司赫克鲁特的海伍德,有着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家庭、经济等方面密切关系,而薄熙来从担任辽宁省长、商务部长、政治局委 员兼重庆市委书记期间,四次填写社交关系栏都是空白。港媒称单凭这一条,“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即可升级为“违反和触犯国法”罪名,属于“敌我性质”。

公安部长孟建柱引咎请辞

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已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作了检查,承认三大错误:失去政治上警觉性,失去所担任职务要承担、负责的责任,给党、国家、事业带来严重损失。

孟建柱也提出引咎请辞公安部长。据港媒的评论,孟是被迫表态还是强扮高姿态,以平息党内权力斗争和权力再分配,则需静观薄熙来事态发展。

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成焦点

《大纪元》此前已经报导了,在薄熙来彻底下台前后,不断被触发曝光的真相,已经使得周永康被深深卷入。

2月中旬,美国媒体引用美国官员的话,称王立军在进入美领馆后曝出薄熙来和周永康想要联手政变的消息,并指周、薄想要搞掉习近平。

《大纪元》同时也独家报导了最早江泽民秘密选定接掌中共最高权力的人选是薄熙来,并非习近平,由于中共高层各种因素制约,江泽民最后被迫选定习近平作为“十八大”中共最高层接班人。

由 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罗干等镇压法轮功造成的血债太大,其中还包括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等惊人的罪恶,为不被立 刻清算,江泽民派系一直企图拥有中共的最高权力,这就是王立军闯入美领馆后逐渐曝光的真相的最核心。为了延续这个政策,同样手上握有大量对法轮功血债的薄 熙来就被江选中先“搏击”“十八大”后的政法委书记,再拿下习近平“冲刺”总书记。

周永康的命运如何,也是中共高层内部不得不第一次在法轮功问题上清楚表明态度,也直接关系到中国的未来走向。

胡、江两大军事集团对峙,京城随时再现「玄武门之变」/昭明

    (《官场观察工作室》所发布的内幕消息、政情分析、政治评论文章,视角独特,其观点、立场、原则不代表任何文章发布转载平台的观点、立场、原则。)
   
     官场观察工作室 政情综合评析报导 昭明    
    「夫无报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也;有报人之志,使人知之,殆也;事未发而先闻,危也。三者举事之大患。」
   
    《美国之音》2月14日发表海涛的文章《美国会议员:应调查政府处理王立军进美领馆案的方式》,重点强调“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还有薄熙来这些强硬派 (如何)想整垮习近平”。站在纯技术操作层面,胡派既然与美国人合作,制造了周永康与薄熙来联手“谋反”的政变借口,就应该趁人们惊讶之余还没有想明白之 际,在美国之音发表此文之后三到七日之内,动手武装政变抓捕所有在京的江派中央军委委员、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有多少算多少,最迟也应该在3月份的两 会期间动手。七日之内还未动手,人们就会慢慢想明白,胡派大规模倒薄批周,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胡派最终是要猎杀习近平。按照江泽民同志判断事物 的标准,谁要阻挠习近平十八大接班军委主席的职务,谁就是整垮习近平的罪魁祸首;谁要是想推迟十八大召开,推迟习近平全面接班,谁就是给那些党内外真心要 整垮习近平的人以时间与机会。胡锦涛欲十八大连任军委主席两年,胡派以“薄王事件”突发为借口欲推迟十八大,世人皆知,所以按照江泽民(还有曾庆红)同志 的逻辑,胡锦涛就是真心要整垮习近平的罪魁祸首。胡派与美国人制造了周、薄联手谋反的罪名,但却迟迟没有动手,这就犯了“举事”之大患:有报人之志,使人 知之;事未发,先闻!殆也,危也!「官场观察」窃为胡锦涛、令计划的政治安危而忧虑!
   
    最近胡派急于表白声称:“对习近平接班,胡温、江曾都是一致支持的。”但问题是,美国人为什么要制造一个“周、薄联手要整垮习近平”的谣言?能制 造这么个“毒辣”政治谣言的人必具备两个必要条件,一是深通中共高层政治黑箱云作内幕,二是深通中国传统阴谋权术。美国人单凭自身是很难同时具备这两个条 件,所以中央高层一定有与美国人暗中勾结的内鬼、叛徒,且矛头直指习近平的接班地位。
   
    自4月初清明节前,江泽民、曾庆红突然进京,坐镇十八大人事安排,持续不断会见解放军高级将领打招呼,这标志着党内胡、江两大军事武装集团全面公 开对峙时期的到来,双方都直奔十八大主题,即胡派想尽办法要推迟十八大,以达到连任军委主席两年的目的,而江派则竭尽全力要求十八大按时召开,以求习近平 十八大全面接班军委主席与总书记职务。胡、江双方都明白一个道理,江泽民的身体眼看不行了,拖不过胡锦涛两年。若是在未来两年内江泽民病逝,而胡锦涛仍然 是军委主席,则整个江派都要遭到清算。中国过去所有20年的政治、经济、文化、道德、环境、生态等危机,尤其是过去10里胡温不作为而产生的问题矛盾,都 会算在江派头上,尤其是江、曾二位主帅来承担责任。所以江泽民此次亲自出马,坐镇京畿,就是要十八大全面逼退胡锦涛,这是胡、江、曾三人共事20年以来硬 碰硬的底线摊牌时刻,十八大军委交班不容闪失,没有妥协的余地。在胡、江两大军事武装集团公然对峙的过程中,每一方都绞尽脑汁算计对手,京城即将再现历史 中反复上演的「玄武门之变」!然而在对峙的过程中,江、曾已然看似先输一局,暗中中了胡派「引蛇出洞、诱敌深入」的计谋,离开了防卫森严的上海滩,进入胡 派设伏地北京。
   
    「反以观往,覆以验来」,现在就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1400年前发生于唐朝长安的玄武门之变。当时的京城长安存在两大对立军事武装集团,即李渊次 子李世民的秦王府与李渊长子李建成的东宫府。秦王府有私人武装约800壮士,东宫府共有府兵约2000人。在皇位继承权的争夺战中,李建成是太子,而李世 民功高震兄,双方培植私党,网络天下英才,经营四方久已,兄弟关系剑拔弩张。论武装力量,秦王府李世民弱,东宫太子李建成强,所以秦王府的人马主张智取:
   
    第一, 为了将太子李建成引诱出防卫森严的东宫府,秦王李世民先下手为强,向高祖李渊密奏诬告兄弟李建成、李元吉与高祖的宠爱尹德妃、张婕妤淫乱,且李建成欲杀世 民。虽然李渊知道兄弟三人不睦已久,但李世民这个如此不合政治逻辑的密奏还是令李渊愕然不已,虽不敢轻信,但也不能漠视无睹,遂召太子李建成与齐王李元吉 第二天上殿对质,由当朝诸大臣公断曲直。(李建成是太子,未来的皇帝,身边美女如云,他有什么理由要去与父亲李渊宠爱的妃子淫乱,来危及自己的皇位继承 权?!这是典型的不合政治逻辑的政变借口。这与现在北京的政变借口一样,周永康今年十八大铁定要退了,他有什么理由与资格要在2014年整垮习近平?而薄 熙来十七届政治局25名委员中排名最末,连常委都不是,其距离威胁习近平的接班地位相差20步,是“可望而不可及”,谈何资格要2014年整垮习近平?反 倒是李克强与李源潮排名紧随习近平之后,距离习近平半步之遥,对习近平的接班地位是“可望而又可及”,构成实质性威胁。而且造谣者界定周、薄整垮习近平的 年限为2014,这就未经中央讨论已经预设胡锦涛连任军委主席两年,这样一来,胡派造谣者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第二, 引诱李建成、李元吉出宫,擒拿二人则只需匹夫之力,但关键是要买通守卫内廷警卫重地玄武门的 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所以李世民早就买通了当日职守宫门的原本是李建成的亲信北军将领常何。李世民率领九名亡命徒,藏于玄武门内,设伏二兄弟。
   
    第三, 李建成、李元吉因亲信常何守卫玄武门,未料到常何已经叛变,放松警惕,身中埋伏,为李世民、尉迟敬德射杀。
   
    第四, 太子东宫府兵两千兵马前来玄武门救援,看见太子与齐王的人头,无心恋战,溃逃而去,双方血战告一段落。
   
    第五, 喋血玄武门获胜后,李世民遣派尉迟敬德持兵甲宿卫高祖李渊,也就是二十四小时武装软禁李渊,以李渊之名决断军国庶事,并以武力相逼李渊改立秦王为太子,传位于世民。
   
    鉴昨日之止水,以观今日之流水。既然今天谈政变,那就离不开我党的「政变经」——枪杆子、笔杆子,政变靠这两杆子。观中国之历史,凡是当事方实力 强大,有把握控制政变后的政局,总是军事武装打击在先,舆论宣传跟上在后,强调的是武装抓捕的突然性,政变成功后,再大造舆论,批判抹黑泼脏水于对手,强 调政变的正当性。比如1976年叶剑英、华国锋、王东兴武装抓捕所谓的“四人帮”,叶帅、陈云等都是政治元老、政治强人,镇得住局面,所以先动用枪杆子, 再动用笔杆子。
   
    如果当事方实力较弱,无把握控制政变后的政局,那就要笔杆子舆论导向在先,制造政变的正当性,然后再抓住时机,设局预设伏击圈,趁对手松懈无防备 时,动用枪杆子给予致命军事打击,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玄武门之变就属于这一类,李世民必须要杀兄弑弟囚父,所以一定要从舆论上制造政变的正当性,是李建 成欲杀世民在先,是建成与父亲的宠妃淫乱,且兼顾引蛇出洞、诱敌深入。今次,胡锦涛与令计划也是一样:
   
    第一, 与美国人事先达成交易,引诱王立军进入美领馆,然后透过美国中情局心理战专家比尔戈茨爆料:“薄熙来与周永康勾结要整垮习近平”。薄、周不是胡温的最终目 标,胡温的这一手可以看作“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习近平才是胡温最终猎杀目标。这是胡派借美国人笔杆子之口首先发难,诬陷政治对手周、薄谋反在先,然后 透过“大外宣计划”所染指的海外媒体,爆料抹黑泼脏水周永康,制造武装抓捕江派的政变正当性。同时还能起到利用海外媒体不利于周、薄的材料,出口转内销, 给自己的武装突击部队洗脑,作政工宣传上的武力抓捕正当性工作。
   
    第二, 大肆制造“周永康与薄熙来谋反”的不合政治逻辑的政变口实,把北京搞得天翻地覆,政治局常委会26天没有处理薄熙来案的结果,党媒《环球时报》都发问了, 看似就要乱了十八大习近平接班局面,胡派这一手就类似李世民诬告李建成、李元吉与高祖的宠爱尹德妃、张婕妤淫乱,欲引太子建成离宫一样,目的是引诱江泽 民、曾庆红离开防卫森严的上海,进入设伏地北京。
   
    第三, 江泽民、曾庆红到达北京,已经是江蛇出洞,下一步就是诱敌进入设伏圈,类似引诱李建成、李元吉进入玄武门,引诱江、曾离开防卫森严的西山驻地,进入北京市 区,比如参加五一庆祝活动,或是七一党的生日庆祝活动,或是暑期的中央工作会议,以显示政治局常委会团结一致。趁此机会,将江派军委、政治局常委、政治局 委员一网打尽。
   
    第四, 俘获这些人等后,二十四小时武力宿卫江泽民,并盗用江泽民的名义对外宣布,周永康武力叛乱,就在周武装挟持江泽民、习近平之时,被伟大、光荣、正确、英 明、果断、潇洒的胡锦涛主席及时识破,一举粉碎。江泽民痛斥周永康是叛徒、败类。曾庆红在周的武装叛乱中被流弹击毙。政治局与常委会中所有不肯表态支持胡 锦涛英明举动的都以江泽民的名义称之为叛徒:吴邦国——叛徒,贾庆林——叛徒,李长春——叛徒,贺国强——叛徒,王刚——叛徒,王乐泉——叛徒,王岐山 ——叛徒,刘淇——叛徒, 刘云山——叛徒,张高丽——叛徒,张德江——叛徒,俞正声——叛徒,徐才厚——叛徒,郭伯雄——叛徒,梁光烈——叛徒,…………。
   
    第五, 待到尘埃落定,胡派党内独大之时,再找个「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理由,让习近平也成为叛徒、败类。什么他妈的政改啊,早没影到爪洼国去了,中国再黑暗 个20年,老百姓再被党国权贵洗劫20年,还有加上参与此次政变活动的外国势力,费用总得转嫁给人,不摊派到老百姓头上摊派给谁?
   
    玄武门之变这一方案的要点核心是“行动跟上”要快,政变的口实一旦制造出,最好七日之内就要动手,等人们事后想明白过来,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不得 不接受既成事实。但胡锦涛与令计划在实施过程中,不知是何原因迟迟未能动手,估计是想一定要把江泽民、曾庆红引诱进设伏地,但问题是行动拖得太久,江、曾 就会完全反应过来,看明白胡派的阴计,会做好充分的防备措施,甚至将计就计。最近,军委委员与政治局常委到处走访到处出访的迹象表明,胡、江两派都在轮换 着让自己的核心团队成员离京,似乎是防备政治对手突然袭击,将自己一派在京成员一网打尽。
   
    纵观此次党内斗争,刚开始先是薄熙来与汪洋个人斗法,二人争进十八大常委会;后来演变成“重庆模式”与“广东模式”,“分蛋糕”与“做蛋糕”的路 线、理论斗法,争夺十八大政治报告话语权;由于令计划、李源潮实施了离间计,王立军叛逃美领馆,美情报心战专家比尔戈茨与胡派联手恶意政治诬陷周、薄,最 终猎杀习近平,西方媒体舆论一律,选择性爆料一面倒向胡派,使得原本只是中共党内权斗,演变成北约主要成员国势力插手党内权争,呈多国卷入之势,颇有新版 八国联军的架势;就在胡派与江派僵持不下的两会时期,政法委周永康与总理温家宝粉墨登场,公然挺薄与倒薄,政治局委员级别的较量,上升为政治局常委级别的 较量;胡派猛捅英秘密情报局特工海伍德死亡案,中纪委与政法委相互抓人,政变流言四起,眼看北京就要大乱,曾庆红秘密安排江泽民在胡外访时突然进京,坐镇 京畿,会见军方将领打招呼,原本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级别的较量,演变成胡、江两大军事武装集团首领公然对峙北京;就在胡、江两大军事武装集团北京斗 法之时,美国力挺菲律宾在南海与中国海军叫板,制造地区间的军事紧张气氛,好让胡派有充分政治、军事理由推迟十八大召开,既可以拖垮江泽民来日无多的身 体,也可以获取充分时间保留军委主席的职务,好择机再战。胡派与北约的几个主要成员国,可以说是一唱一和,相得益彰,配合之默契,令人赞叹不绝。然而最近 江派军委委员梁光烈强调要外交解决南海纠纷的讲话,港媒解读为“十八大换班前南海不会开战,政治交班不容闪失”。
   
    原本由薄、汪个体间引发的中共内斗,走向群体、集团斗殴发展,再到后来的集团军群作战;原本汪、薄之间的战术层面对抗,走向胡、习之间十八大军委 交接班的战略纵深发展;原本的国内官媒评论员文章斗法,走向海外敌对势力媒体爆料斗法,从国内打到国外,从物理空间打到虚拟网络空间;原本只是政治角斗场 上一决高下,演变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私生活男女关系的较量,牵连的人越来越多,双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不令人眼花缭乱。几乎没有人会意识到,我们竟然是 处在中国阴谋权术史上又一波澜壮阔的时刻。在这一时刻中,无论是胡派还是江派,或是党内外其他什么派别,也无论是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 菲律宾、北韩,这些舞台上的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算盘,都在按自己的逻辑、自己的利益尽全力进行理性选择与决策。但理论力学的法则是,当一个立体力系中矢量 变量足够多,其所形成的合力就会有悖于每个个体矢量的逻辑方向,也就是说多个局部理性选择与决策,所合成的全局很有可能是非理性,最终是完全失去理性的结 局。这样,一个游离于每个个体逻辑之外的真理即将产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极左溃败 政改时机到 温家宝开始发力推动宪政改革

英美主要英文媒体纷纷报导,在以薄熙来为主的中国极左势力溃败之时,中共党内改革派正利用此一契机,推宪政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6日报导,北京中央政府一位高级官员说:「宪改和政改的条件几乎全部到位,现在是适当时机,(总理)温家宝将全力推动此事,(明年初)退休后都将努力不懈。」

华盛顿邮报26日报导,薄熙来事件给中国尝试采用西方自由经济模式与肃清贪腐的少见改革努力,重新注入活力。温家宝总理近来连串有关改革的大胆言论,正得到官方媒体舆论的支持,无疑的,至少目前温家宝与改革派取得上风。报导指,在18大召开在即,温家宝重新掌握改革的动力,同时还带有不改不行的紧迫感。

纽约时报26日更进一步指出,未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更是这次改革的最大受益人。

金融时报的报导指出,薄熙来丑闻爆发前,大多数分析家相信,中共基本上可以达成领导层接班制度化的目标,但现在他们质疑,中共能否再安排政权和平、稳定转移。

虽然任何改革最初可能都是暂时的,但温家宝与他的盟友希望在今年稍后的中共十八大前,巩固改革的支持力度,届时大部分中共高层领导将卸任,并考虑修宪。最近因违纪被罢黜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薄熙来的许多支持者则强烈反对改革。

报导说,薄熙来违纪停职及他的妻子谷开来涉嫌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被捕丑闻,引发了中共统治合法性危机,也凸显中共领导层因此事件深化分裂。但这个事件也增强了改革派温家宝的地位。早先,温家宝力倡民主改革,各界都认为他的努力「软弱、无效」。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院(Brookings Institution)专精中国精英人物政治事务的学者李成说:「薄熙来事件是中国宪政辩论的临界点。如果说宪改将在数月、甚至数年内完成,那太天真,但现在看起来是他们(改革派)推动的时刻。温家宝和他的改革派打赢了一仗,但战争尚未结束。如果中共这个党想要自救,它必须交出一些权力,并把党置于宪法之下。」

金融时报报导,一位在法制部门任职的中共高级领导说,薄熙来失势是一个转捩点,让中共达成共识(甚至强硬派都同意):需要把党的事务置于法律之下。

这位领导说:「基本问题在于,这个国家没有真正的法治。党制定了法律,然后说,中共党员不受法律约束。这是无法长久的。」

尽管中国经历了30年迅速、成功的经济改革,它的讳莫如深的政治体制仍像1949年中共建政后自苏联引进的列宁式架构。薄熙来丑闻爆发前,大多数分析家相信,中共这次基本上可以达成领导层接班制度化的目标,但现在他们质疑,中共能否再安排政权和平、稳定转移。报导称,了解目前政治斗争内情的人士说,薄熙来垮台让他的前盟友处于不利地位,这些人也像他一样,大声反对西方式民主改革及独立的司法体制,他们包括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主管宣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以及仍在幕后发挥影响力的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

陈光诚据认为已安全进美使馆 安全当局曾追车

逃离家乡山东临沂东师古村的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据认为已经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在此之前,他曾和在北京的著名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有过短暂直接的秘密接触,并商量寻找安全地点藏身。胡佳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们在当面交谈时曾把美国使馆作为一个重要选择,并且认为那里对陈光诚目前来说是北京或者是全中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胡佳表示,他现在出于对陈光诚和参加营救行动的志愿者保证安全的考虑,暂时不能说出陈光诚是在何时何地与他见面的,但是星期五他接到护送转移陈光诚的志愿者传来的信息说,陈光诚安全了。因此,胡佳认为,除了美国使馆,陈光诚不可能在其他地方躲避追捕。胡佳还披露,那位志愿者在驱车护送陈光诚的路上曾一度发生逃避安全当局车辆追逐的场面,幸好没有被拦劫下来。

胡佳分析说,美方对媒体的追问所回答的不是无可奉告,就是没有这方面的信息,而不是像其他国家外交机构那样明确说出陈光诚不在那里,当然不排除陈光诚已进入美国使馆的可能性。

对于有关陈光诚已经搭乘飞机正在前往美国途中的传言,胡佳表示,这种可能性从陈光诚目前所面临的情况来看不是很大,而且陈光诚这几天曾明确表示,希望留在中国坚持维权抗争,追求公平正义,因此即使陈光诚已经进入美国使馆也只是寻求保证自身安全的权宜之计。

另一方面,在华盛顿的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星期六早些时候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至少在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五下午,陈光诚还没有进入在北京的美国使馆。他说,当时他曾就陈光诚逃脱监控一事询问美国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对方的反应是非常惊讶,显示出华盛顿方面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得到有关陈光诚下落的准确消息。

一年多来,杨建利所主持的公民力量组织通过多种方式,积极介入了声援和营救陈光诚的工作。他呼吁同情饱受迫害和磨难的陈光诚一家的人们和国际社会紧急行动起来,向多次高调呼吁实行政改的温家宝总理和北京政府、并且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尤其在美中战略对话即将在中国举行之际,利用受到长期监禁和软禁的陈光诚成功逃脱的历史契机,促使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获得重大突破。

刚过40岁的盲人法律工作者陈光诚由于帮助弱势群体反抗当地计划生育工作中的暴力和违法行为,坐牢四年三个月,刑满释放回家后仍被剥夺自由,引起国际间的广泛关注。


陈光诚与胡佳日前在北京某地会面

风青杨:食品安全谁该辞职?

     这些天,许多人都叫嚷着要中国的某些官员“引咎辞职”,但至今,未有任何人响应这种呼声。我们深为有如此坚定的一批党员干部而感到“骄傲”!他们无论如何 也不愿自己失去“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更令人失望的是,几乎所有的食品、药品质量问题,都由媒体曝出,作为监管者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总是等媒体发现问 题后,再出来扮演“执法者”,“责令”有关部门“严肃查处”。

  无人因负疚而辞职,哪怕面对民众极度的哀伤、痛苦、愤怒乃至绝望,官员 们稳如泰山。现代民主国家的官员因为言行不当而自请辞职,无论出自真诚还是一种作秀,至少体现了对民意的顺从或者呼应。在国外,高官辞职就跟百姓上街打酱 油一样常见。日本安全问题引咎辞职的是首相;美国丑闻事件引咎辞职的是总统;德国重大问题引咎辞职的是总理,英国社会问题引咎辞职的是大臣,中国出现了重 大的食品安全事件,是被上级停职了一位播音员。

  当年韩国一座桥垮塌,我记得当时韩国总理宣布辞职。而在中国,几乎没有一例官员主动辞 职。这一次,毒胶囊实在太毒了,公众终于选择了不沉默,呼吁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局长尹力辞职、呼吁卫生部部长陈竺的声音不断高涨。而卫生部部长陈竺的表态 竟然是:“对我国药品和企业家诚信要有信心”。

  中国没有制定引咎辞职的制度。因为中国的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都是辛辛苦苦了大半 生,鞍前马后的跑来跑去,好不容易熬到了领导的位置上,当年受的气、吃的苦也要颐指气使的发泄一番才行。其次,中国官员所享受的特权实在是太巨大了,所 以,出了再大的事故,官员们的第一感觉不仅不是辞职,而一律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官位”。如果自己官运不济,十分“倒霉”的碰到了 该自己的下课的事件,那真是太遗憾了,“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的痛是一般老百姓难以体会到的。

  所以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也 不会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引咎辞职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说不定上面会格外开恩,放自己一马呢。在中国这样的例子不少吧?在中国主动引咎辞职的不多吧?你主 动辞职了,就意味着现在所有的既得利益一下子都没有了,自己大半辈子的辛苦全白费了。相反,如果是被免职、撤职了,那么中国政府还是会给你安排后事的。官 员不敢引咎辞职,大概也是因为怕失去了保障。所以官员们与其引咎辞职,不如被撤职。

  所以,我们的官员即使再名声扫地、民怨沸腾,也要尸位素餐、贪恋权位,厚着脸皮干下去,除非上级领导罩不住摘了他的乌纱帽。套用一句抗灾主旋律用语“不抛弃、不放弃”,管你说他皮厚不皮厚,他就是抓住权力不撒手!

   在国外,通常不法企业家面临三种风险。第一是法律风险,欺诈消费者的行为被监管部门发现,轻则承担经济处罚,重则有刑事责任;第二是商业风险,一旦失信 于消费者,产品无人问津企业破产;第三是良心风险,做了坏事以后不能上天堂,而要下地狱。但是,在中国:首先,我们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这个世界上 既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有钱就可以享受天堂一样的生活,有钱就是天堂。其次,失信于消费者不会破产,可以花钱在央视做更多的广告。

  这 在国内鲜有先例,蒙牛多次出质量问题,去年销售额还是创下378亿元的新高。双汇在去年出现瘦肉精问题后,销售额同样也是创下376亿元的新高。如果“良 心”只是拿来忽悠消费者的,如果消费者又在一个遍地皆毒的环境下无从选择,那么,政府监管部门,就是保护消费者的最后一道门槛。但这一道门槛却形同虚设, 出了问题没人感到抱歉、没人向民众谢罪、没人引咎辞职。更关键的是,没有民众觉得他们该道歉、谢罪、辞职——没有民众监督的底线,就不会有政府监管的责任 底线,也就更别指望企业有良心的底线了。

风青杨, 共识网

曾銳生:薄熙來下台後誰能入常更說不準

明鏡記者柯宇倩/薄熙來入常夢破滅,但對其餘常委競爭者而言,入常的機會理應增加。英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諾汀罕大學(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中國政策研究所(China Policy Institute)所長曾銳生在接受《明鏡》採訪時提醒,薄熙來事件後,除了幾名大致確定的人選外,更無法去猜測誰會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距離中共十八 大召開只剩幾個月的時間,但在政治上,幾個月已經是很長的時間。

曾銳生為英國諾汀罕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所長、當代中國研究教授,曾任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政治學教授、亞洲研究中心主任、台灣研究項目主任、查良鏞榮譽學人。曾銳生畢業於香港大學,於牛津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研究領域為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東亞的政治與外交。

要再動張德江很困難

薄熙來被拉下台,傳是總書記胡錦濤不顧一批太子黨和薄支持者的反對,決定拿下薄。其實早在前重慶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被調查時,就已有薄熙來批評胡錦濤 的傳聞。根據博訊的報導,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尋求庇護未果、遭中央祕密調查時,向當局供出薄熙來罵胡錦濤是“漢獻帝”、國家前主席江澤民是“現 代慈禧太后”、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是“劉阿斗”的錄音。

有分析指這次薄熙來的出局,是習近平與胡錦濤聯手的結果。也有評論解讀,讓薄熙來下台,是胡錦濤為了穩住局面,並且對下一屆領導人“扶上馬、送一程”。

2012年4月號的《外參》披露,兩會剛開始的時候,政治局常委們對如何處理薄熙來還沒有共識,甚至保薄的一方佔了上風,使得薄熙來囂張起來;3月9日的 重慶代表團開放日上,薄熙來一番“深信總書記會去重慶”的言論激怒了胡錦濤,因此胡不顧一批太子黨和薄支持者的反對,決定立刻拿下薄熙來,才有了溫家寶在 記者會上的砲轟和薄熙來被免兼職務的消息。

不過,英國諾汀罕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所長曾銳生認為,要讓薄熙來這種具影響力的高官下台,對中共來說是個非常痛苦的決定,中國大陸政治體制的特點就是協商 式列寧主義,由於黨內存在派系和既得利益集團,因此在決定像薄熙來這種人的命運之前時,任何的協商與平衡都是必做的,光憑胡錦濤和溫家寶都不能把薄熙來拉 下馬;這不是胡錦濤或溫家寶說了算的事。

張德江的接任,也是為了保持這樣的平衡,反映出各方妥協的結果。曾銳生對《明鏡》表示,張德江接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的位置,代表胡溫無法對這件事拍版定 案,否則他們大可安排自己團派的人去接薄熙來的位置。“這件事還在談判,談到一個共識後才能決定,所以才會找張德江這樣的人到重慶。”

分析指稱,在以低調為主的中國官場中,薄熙來的高調作風為自己招來知名度,但也引來一些中央高層的不滿與擔憂。曾銳生對《明鏡》分析,薄熙來被免去職務, 是因為他想坐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位置,而有部分中央高層不完全同意這件事,正好發生了王立軍事件,應該可以藉此事制止薄熙來的野心,至於薄熙來透過妻子谷 開來開設的律師事務所貪污的傳聞,曾銳生不認為是導致薄熙來下台的原因。“如果貪污是原因,那中國官員有幾個不下台?”

從王立軍到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尋求政治庇護開始,外界都知道薄熙來的麻煩來了。當薄熙來缺席人大第二次全體會議,會場上也未預留他的座位和名牌時,對薄熙來 政治前途的猜測更是沸沸揚揚。3月9日,薄熙來在重慶團開放日上現身,大力為自己辯護,而溫家寶也毫不客氣地在任內最後一次的兩會結束記者會中,強調“沒 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 史悲劇還有可能再次發生”,並嚴正指出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對王立軍事件反思。

曾銳生認為,溫家寶的文革談話等於是拉薄熙來下台的訊號;薄熙來是1997年鄧小平過世後,唯一真正有領袖魅力的中國高層領導,只有像他這樣具影響力的人 才有機會發動類似文革的運動,亦即透過調動、利用廣大群眾來為自己爭得政治權力。溫家寶正是向其他黨員提出警告,如果允許薄熙來繼續留在位子上,他可能帶 來破壞。

早前,曾傳出胡錦濤人馬、2010年4月接任湖南省委書記的周強將到重慶取代薄熙來的消息,傳聞指出,2011年底到2012年初,周強身邊的人已經知道 周強將調任重慶。《外參》引述消息人士表示,張德江接任重慶市委書記,只是個過渡性的安排,之所以派張德江到重慶,是因為他是各方都能接受的一個人選,張 德江是江澤民所提拔,也是溫家寶底下的大將,和胡錦濤關係不錯,與習近平的淵源更是不短。

知情者對《外參》表示,張德江出掌重慶可能只有幾個月的時間,胡錦濤等於留下一個很大的空間,未來一旦局勢穩定後,仍然可以指派他所信任的人馬來掌管這個 西南重鎮。台灣中國大陸研究學會理事長、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楊開煌也認為張德江只是個臨時的市委書記,他對《大事件》表示,張德江本來就會進常委,如今 讓他以高兼低,是因為還沒有找到完全適合的人選。

不過曾銳生對《明鏡》分析,不論剛開始只是想張德江做個過渡性的市委書記,或想讓他長久做下去,要再動他都不容易,因為既然中央高層做出了一個妥協,推他 出來,要再改變這樣的妥協有其難度在。“上層要做的妥協很多,現在要顧的主要是十八大的事,重慶只要穩定,對他們來說就不是個問題。”




英國諾汀罕大學(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中國政策研究所(China Policy Institute)所長曾銳生。

四省“一把手”换人,團派摧营拔寨

《明鏡月刊》郑宪立

  
  中共中央最近調整了西藏、雲南、海南、河北四省區黨政“一把手”。其中的幾大看點是,河北省長陳全國 出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而自2006年5月開始執掌西藏的張慶黎接替張雲川任河北省委書記;共青團系統出身的雲南省長秦光榮和海南省長羅保銘,在各自省 份獲得晉昇,分別出任雲南和海南省委書記。
  隨著中國地方黨政領導班子換屆工作陸續展開,除上述“一把手”換人外,高層近期還調整了一些較為重 要的地方領導崗位,涉及河北、江蘇、雲南、遼寧、山西等多省。其中包括:中共江蘇省委副書記朱善璐調任北京大學黨委書記,遺缺由江蘇省委常委、組織部長石 泰峰接任,山西省副省長劉維佳調任雲南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接替調任遼寧省委常委、組織部長的辛桂梓。

  隨著高級幹部的離任昇遷,“十 八大”前的先期佈局已經緊鑼密鼓中。在明年三月前仍將陸續調動重要省部級的黨政重要人事。有消息稱,北京與上海市委的重要人事也將在近期調整。熟悉黨政人 事佈局的消息說,西藏、雲南、海南等省市自治區書記的異動,衹是涉及“十八大”中央委員名單,並未牽涉中央政治局委員人事,但京滬兩地市委書記的異動,涉 及中央政治局委員與常委的佈局,後續人事規劃將可浮現“十八大”的高層領導結構。
  據透露,被視為中共第六代接班梯隊的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胡春華、吉林省委書記孫政才,可能在“十八大”前另行調整新職務,包括接任副總理或北京市委書記,配合安排擔任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職位;同時,重慶市長黃奇帆也可能有所異動。
  
  西藏換人不換政策

  在西藏、雲南、海南三省區召開的領導幹部大會上,中共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分別在會上宣佈了上述任命,並強調這些領導幹部調整,是中央從大局出發,根據西藏、雲南、海南三省區領導班子建設的實際,經過通盤考慮、反覆醞釀、慎重研究決定的。




河北省長陳全國出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


  在這波任命中,陳全國取代張慶黎主掌西藏最為引人注目。張慶黎主政西藏已超過五年,期間發生過引發國際輿論高度關注的2008年拉薩“3.14”打砸 搶燒事件。張慶黎指責達賴喇嘛策劃,分離主義分子挑撥了這次騷亂,併稱達賴喇嘛是“披著袈裟的豺狼、人面獸心的惡魔”。雖然過去三年西藏沒有出現大的騷 亂,但長期以來因管制方式、宗教文化衝突等引發的藏漢矛盾並未得到有效緩解,同時,境外的西藏“流亡政府”在達賴喇嘛“退休”後可能以新的、更加激進的方 式對西藏進行滲透,西藏的“維穩”壓力絲毫沒有減輕。
  美聯社報導說,在西藏采取高壓手段強硬鎮壓抗議活動的張慶黎被調離,取而代之的是沒有張慶黎那樣在新疆和西藏工作經驗的陳全國,並不預示著西藏政策將有任何重大的改變,因為中國的西藏政策,是由北京最高層確定的。

   北京的民族問題觀察人士蔣兆勇也認為,民族政策歷來都中央最高層確定,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衹是個具體執行者,除了不同領導人的領導風格可能不一樣以外, 大的方針政策是不會變的。他說:“大的政策,不可能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還會是(西藏自治區成立)六十週年強化的調子。最多可能在大的政策下面,個人領導風 格不同。治理西藏的政策都是中央定的,也不是自治區黨委定的,所以不會有什麼特別大的什麼變化。”
  蔣兆勇說,中國的一部分民族政策,模仿於當年蘇聯的民族政策,但中俄的國家體制不同,中國這麼多年來執行的民族政策,目前來看,仍然有些需要檢討的地方。不過,他也表示,西藏的藏族農牧民目前享有宗教自由,而且社會保障甚至比內地一些省份都好。

   2011年8月8日,哈佛大學學者、西藏流亡人士洛桑桑蓋宣示就職,成為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倫。至此,西藏流亡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正式卸下政治領袖 的職務。洛桑桑蓋說,他將繼續推動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政策,讓西藏享受更多的自主權,恢復西藏人民的自由。他敦促北京重新檢討其對西藏的強硬政策。他 表示,達蘭薩拉政府與北京政府的對話大門仍然敞開著,西藏流亡政府已做好同中國對話的準備。
  不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表示,中國不會同這樣一個非法政治組織打交道。他說,所謂的西藏“流亡政府”是達賴喇嘛在海外建立的非法政治組織,目的是推動藏獨。

   56歲的陳全國年輕時當過四年炮兵,退伍後幹過一年工人,1978年考入鄭州大學經濟系學習,畢業後長期在河南省工作。陳全國擔任過河南省遂平縣委書 記,平頂山市委組織部長,漯河市委副書記、市長,1998年後歷任河南省副省長,省委常委、組織部長,省委副書記,是“外來戶”李克強主政河北時的左膀右 臂。有評論稱,陳全國是次昇為封疆諸侯,與李克強的背後助力不無關係。2009年,陳全國接替胡春華任河北省省長。
  陳全國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後衹是中央候補委員,2009年擔任河北省長成為正部級高官,現在又接掌西藏,近兩年可謂仕途順利。

  “航天少帥”張慶偉拿下河北省長

   在陳全國執掌西藏的官方消息公佈前一天,中共河北省委宣佈原中國商用飛機公司董事長張慶偉擔任河北省委副書記,陳全國不再擔任河北省委副書記和河北省 長,這意味張慶偉將出任河北省長。隨即,8月27日,河北省第十一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五次會議決定,接受陳全國辭去河北省人民政府省長職務的 請求;任命張慶偉為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代省長。

  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60後”政治新星張慶偉前天出任中共河北省委副書記,並將取代陳全國出任河北省長。
   北京政情分析人士指出,曾被稱為“航天少帥”的張慶偉已擔任兩屆中共中央委員,成為正部級大員也已超過五年。但由於張慶偉一直在科技領域工作,資歷相對 簡單,不利於他在政治上更上層樓。如今高層放張慶偉擔任地方大員,顯然是為他積纍資歷創造條件,為他今後出任更高職位打基礎。

  雖然張慶偉早在2007年8月就接替張雲川擔任國防科工委主任,但這次他卻沒能取代將退休的張雲川出任中共河北省委書記,也就是沒有擔任河北的“一把手”,這讓他在同代政治新星中仍處於“第二梯隊”。
   中國目前有七名“60後”正部級高官。除張慶偉外,其餘六人是:中共內蒙古黨委書記胡春華、吉林省委書記孫政才、湖南省委書記周強、福建省長蘇樹林、新 疆自治區主席努爾?白克力和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陸昊。其中,擔任省區“一把手”的胡春華、孫政才和周強被認為是中共十八大後政治局委員的熱門人選。
  分析人士對聯合早報指出,與胡春華、周強,孫政才相比,一直在航天航空系統工作的張慶偉靠技術和管理起家,沒有明顯的派系色彩。雖然這一特點可讓張慶偉在黨內派系博弈中左右逢源,成為派系平衡的受益者,但也讓他有些“先天不足”,很難成為主流派系力保的“重點人物”。

  因此,儘管張慶偉已擔任兩屆中央委員,黨內資歷高過胡春華和孫政才,卻仍沒能在同代高官中躋身“第一梯隊”,這與他缺乏黨內主流政治派系的強力支持有一定的關係。
   今年50歲的張慶偉1978年考取西北工業大學飛機設計專業,31歲時便被任命為長征二號F火箭的副總設計師,40歲出任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的總經 理、黨組書記,2007年8月出任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主任,2008年3月出任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明鏡月刊》第20期)

當軍隊需要薄熙來時,薄沒有出手相助

大事件記者柯宇倩/薄熙來落馬引發中共政壇地震,傳軍方也受影響。美國中央俄克拉荷馬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Oklahoma)歷史系系主任、西太平洋研究所所長李小兵在接受《大事件》專訪時分析,薄熙來和軍隊的關係並非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導致現在薄熙來出 事,軍方就想與薄做切割。

李小兵為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歷史學博士,研究現代中國歷史、中國軍力、美國亞裔、越戰與韓戰,李小兵目前擔任西南區亞洲研究協會會長,俄克拉荷馬中國專家與學 者協會會長、《北美中國研究學刊》和《西太平洋雜誌》主編,主要著作為《中國軍隊歷史》、《韓戰之聲:美國、韓國、中國士兵的個人故事》、《21世紀的台 灣》等。


李小兵對《大事件》指出,薄熙來跟軍隊的關係建立在太子黨的淵源上,過去軍隊的高幹子女,現在變成軍隊的主要領導,包括二砲政委張海陽、總後勤部政委劉 源,以及一些海軍副司令、成都軍區成員,都是太子黨背景,薄熙來在遼寧和重慶期間,也重視和軍隊建立關係,例如贈送成都軍區毛澤東銅像。

李小兵表示,雖然薄熙來重視與軍隊的關係,但卻幾乎沒見到他與軍隊發生利益關係,因此目前看來,軍中力保薄熙來或支持薄一波的人很少。“軍隊對他都敬而遠之,就是他沒有注意維護軍隊在地方上的利益。”

被視為與薄熙來關係密切的張海陽,在薄熙來下台後曾在媒體上消失了一段時間,引發人們對其命運的猜測。但最近中國官方媒體公布張海陽率團訪問芬蘭、匈牙利的消息,分析認為可能是為了穩定軍隊、對外表示團結,也可能是中央想減輕薄熙來事件對軍隊的衝擊。

李小兵對《大事件》表示,薄熙來在重慶打黑時,據傳一些成都軍區的房地產受到影響,軍區親屬的公司被迫關閉,當軍隊需要薄熙來的幫助時,薄也沒有出手相助,因此薄和軍隊的關係並非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當薄一出問題,大家自然不會與他站同一陣線。

李小兵認為,現在中央對軍隊的調查,主要不是調查軍隊涉入薄熙來事件的程度,而是想劃清薄熙來與軍隊的界線,而軍區和各總部的人也欲與薄熙來做切割,中央應認為不能一棒子打死一群人,應將薄熙來事件認定為內部矛盾、黨內解決。


全文將刊於《大事件》





李小兵。(李小兵提供《大事件》)

蹊跷的薄熙来监听案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胡少江

薄熙来一案,北京当局除了一个简短的停止其党内职务的消息之外便惜墨如金,任由“谣言”四起 。事实上,在缺乏信息自由的社会,“谣言”常常是事实的先导。昨天还被说成是谣言的传闻,很可能在明天就会证实为是事实。关于薄熙来之妻谷开来直接卷入谋 杀英国商人伍海德的新闻,最先就曾经被认为是外国媒体散布的谣言。

最新流行的“谣言”是:薄熙来指使部下监听了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电话,导致胡锦涛的震怒,并最终导致薄的下台。有趣的是,最先发布这则消息的 是一家大的国际报纸,而且新闻的作者还专门说明“监听案”有十多位中共官员证明。我不知道这则“谣言”是不是中国最高层有意放出来的最新的案情调查进展, 但是在我看来,这条传闻有许多值得质疑的地方。

家世显赫的“太子党”、权重一方的“西南侯”、深谙权谋的下一届中共核心领导竞争的“领跑 者”,具有此等多重身份的薄熙来无疑是胆大妄为的。但是同时他也一定是熟悉党内斗争的各种陷阱和“红线”的。他的每一步行为都是在对风险成本和政治收获进 行过精心计算之后才采取的。监听党内的最高领导者,这一举动成本极高,但是收益不大。似乎不像是薄熙来的作为。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善于搞阴 谋的组织,因此对别人的阴谋活动也有著极高的警觉。对于党内监听,中共有一套非常严格的规定,那就是对党的领导干部的监听必须得到隔级批准。例如,如果要 监听一个副部级干部的电话,必须得到政治局的批准。同一级的部长和部党组是无权决定的,公安部和安全部也是无权单独作出决定的。更不用说下级监听上级了。 (当然,这一规定对最高领导人下令监听他人无法约束)

薄熙来或者王立军要监听胡锦涛的电话,政治成本太高,因为仅仅是这一项作为,他们不 仅会丢掉官位,同时也会锒铛入狱。而且监听胡锦涛在操作上也难度不小。中央领导人之间的通话用的是专线电话,即所谓的“红机子”。这项业务不在政法委的管 辖范围之内,而是由办公厅直属的保密局控制。即使传闻中的周永康支持薄熙来是事实,周永康或者薄熙来都无法控制胡锦涛的通话设施。

同时, 监听胡锦涛的电话在政治上的收益并不大。由于与薄熙来父亲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宿怨和对薄熙来个人咄咄逼人的行事风格的反感,胡锦涛是不会支持薄熙来的。 薄熙来在争取十八大“上位”的政治博弈中已经将这一项列为定数,而不是变数。薄需要做的是在胡的反对下“霸王硬上弓”,造成一种态势,即使胡反对也无济于 事。正因为如此,监听胡锦涛的意义并不大。

当然,另外一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那就是薄熙来、王立军在对其他人的监听过程中“误听”了对方 与胡锦涛的通话。但是,“误听”胡锦涛的电话与“监听”胡锦涛的电话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政治后果也会完全不同。类似的事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经发生过。 当时安全部门在监听电话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位经委副主任与一位女港商的男女私情 。

时任中央领导在接获报告后对为何该副主任的男女私情并没 有多问,但是对该副主任的电话没有经过中央批准而被监听十分震惊。最后经过查证,发现是安全部门在监听那位女港商的过程中“搂草打兔子”,这位副主任的自 投罗网纯属“意外收获”。此事才善罢甘休。 不知道,日前盛传的“薄熙来监听胡锦涛”一事究竟属于那一类,或者纯系空穴来风。

薄熙来案件 现在已经演变成了中国的“政治娱乐”。这种政治娱乐的背景是中国政治的“秘密宫廷”性质和信息封锁制度。其实在我看来,薄熙来作了许多该下台的事情,他的 政治路线我也完全不赞同。但是,对于当今的中央领导层不敢在政治上与薄熙来划清界限,只是通过“八卦新闻”来搞臭政治对手的行径,我也觉得十分可卑。 (rfa)

全部目录